铁塔坚果

锤茶/AU/The fucking love ! 去他妈的爱情!11-12

我的妈,看到这我终于可以宣布,这是我看过的写的最好的锤茶文了,爱大大♡

艾福:



11


Happy打开门,看到浑身湿透的Timmy,吓了一跳:“噢,你掉河里了?”


Timmy一把推开他,走进屋子里,“我要在这住几天。”


他掏掏口袋,把手机钥匙丢出来,径直走到浴室,“任何电话都不要接。”他叮嘱道。


Happy抬抬眼镜,瞄了一眼丢在桌子上的手机,虽然被调成静音,却一直在振动。


Happy用脚趾头也能猜得到是谁打来的。


不明来电,又是公用电话,一定是诈骗。


他想也不想就按掉了。


 


Armie放下电话,用完了身上最后一枚硬币。


手机没电,身无分文,无家可归,他就是那个倒霉蛋。


Timmy不在,他压根进不了公寓。更重要的是,他连Timmy去哪里都不知道。


“你在找什么?”有人在背后问他。


Armie回头一看,是个牵着狗的老太太。


“我在找备用钥匙。”他指指公寓门口周围,“我表弟一定把它藏在什么地方了——”


“你们吵架啦?”老太太问。


“你怎么知道?”Armie有点惊讶。


老太太没回答,只是抬抬老花镜:“Timmy会不会在他女朋友家?”


“谁?”Armie一时没反应过来。


“那个戴眼镜的金发小妞。”老太太笑眯眯地说,“叫Happy什么的。”


“女士,Happy是Timmy的同学,他是个男孩。”Armie揉揉眉心,但还是感谢她的提醒,“您知道他住在哪里吗?”


老太太摇摇头,“不知道。”


她指指公寓门口的大树,“以前,Timmy会把备用钥匙放在树洞里,但上次撞车以后,他可能已经取走了。”


Armie吓了一跳,“撞车!什么时候的事?”


“上周六,他和他的弟弟吵了很大一架,车刚开出来就撞在树上,警察都来了。”


老太太刚说完,脚边的小狗就跑到大树旁边汪汪直叫。


Armie想,他大概知道Klye的驾照为什么会被吊销了。


他走到大树旁边抱起小狗,从不起眼的小树洞里摸到一枚钥匙。


没错,是Timmy公寓的备用钥匙。


他抬头想问老太太:他们怎么会吵架?


没想到抱在怀里的小狗嗯哼一声,往他的三叶草运动鞋上拉了一坨屎。


“噢,Armie!你太失礼了!”老太太惊叫一声,呵斥了那只叫做Armie的小狗。


Armie气得要死,”这个名字是谁取的?”


“Timmy啊,他说这个名字听起来特别有钱。”老太太笑眯眯地答道。


 


“哈啾!”Timmy洗完澡,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随口感叹道:“我认识你那么久,还没见你家有这个——”


Happy正在客厅对着电视打游戏,心想好家伙,就等你这句话呢!


他马上大声地向Timmy介绍他的新电视:“当然啦,全新的52寸——”


“52寸?这玩意不是分ABC吗?”Timmy说。


Happy疑惑地转过头,一只胸罩朝他迎面飞来,Timmy狂笑着跑回卧室。


“你把哪个女孩带回家了?”他趴在门边朝Happy吹了个口哨。


Happy扒下头上的胸罩,并不准备回答Timmy的问题。


他走到卧室门口,清清嗓子:“说吧,你怎么突然跑到我这里来?”


“因为我想睡觉。”Timmy突然就不笑了,把脸闷在枕头里,“这里比我那破公寓好多了。”


“你到底多久没睡觉了?”Happy皱起眉头。


“嗯,一个星期吧。”Timmy的声音越来越小。


一个星期!Happy吓得胸罩都掉在地上,“你疯啦?难怪你最近那么暴躁!”


然而,没人回答他。


床上传出一阵平稳的呼吸声,Happy定睛一看,Timmy他妈的竟然睡着了。


 


12


有人在梦里喊Timmy,Timmy,Timmy。


Timmy觉得眼皮很沉很沉,他说,我很困,可以让我睡一小会儿吗?


那个声音笑了,好啊,今天就不讲故事了哦。


不行。Timmy一下子睁开眼睛。


他发现自己坐在柜子里,头上还蒙着白色的床单,床单上有两个洞,所以他能够低头看得见自己的手,小小的,还抱着一个南瓜灯,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只有八九岁的样子。


这时候,衣柜的门忽然被打开,一个身影出现了。


“好呀,你这个小淘气鬼,原来躲在这里!”


十九岁的Armie就蹲在衣柜前,打扮成吸血鬼的样子,笑眯眯地看着他的小Timmy。


“Trick or treat! ”Timmy圈着他的脖子,将自己的小糖罐子抖得哗啦啦的响。


“好好好,都给你。”英俊的吸血鬼往他的小罐子里头投了好多糖果。


Timmy心满意足地扣紧盖子,揣在怀里跟个宝贝似的。


楼下的时钟敲响了十二下。


“好了,该睡觉了。”Armie摸摸他的头发,一手拎着他的南瓜灯,一手把他抱到小床上。


床前亮着一盏灯,暖暖的灯光下,Armie就坐在床边,翻开上次Angela落下的童话书。


“给你讲个故事吧。”他说。


那本书封面上写着人鱼公主几个大字,Timmy马上摇头,“不要不要,我不要听这个。”


人鱼公主爱上了王子,为了王子甘愿放弃自己的尾巴,但王子结婚生子,压根不知道有人爱过他,最后人鱼公主变成泡沫消失了。


这么悲惨的故事,既不童话也不梦幻,他不要听。


他在床上淘气地翻了个身,摇晃着Armie的手,“给我讲个鬼故事吧。”


Armie皱眉,“万圣节已经过去了。”


Timmy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竖起一根小手指:“就说一个,一个就好。”


一个就好。


一次就好。


因为知道,醒来就变成大人了,就再也没有撒娇的权利了。


窗外有海浪的声音,Timmy知道自己在那座永远回不去的海岛上。


Armie温柔的眼睛像极了大海,他的嗓音像海风一样温柔,“很久很久以前,森林里面住着一位炼金师......”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睡觉的呢?


Timmy想,应该是Armie来的那一天。


那天早晨,他才刚睡醒,上学要迟到了,他已经换过很多所大学,如果这个学期再修不够学分,他就要被退学了。


这时候,有人按响了门铃。


一定是披萨送到了,他兴冲冲地打开门。


Armie就站在门外。


他的表哥,Armie Hammer满脸络腮胡,穿了一件条纹长袖毛衣和牛仔裤,背了个大背包,风尘仆仆地出现在他家门前。


有一瞬间,Timmy以为自己看错了。


他当然有理由怀疑,因为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四年没有见过面。


准确来说,是四年七个月零八天。


Timmy第一反应就想砰一声关上门,跳回房间将音响调到最大声,让那些旁人根本听不懂的rap将他淹没。


然而,他并不能。


事实上,他甚至不记得自己当时说了些什么奇怪的话,Armie看起来非常失望。


他只记得Armie大手一挥:“Fine,看来你不怎么欢迎我,那我走了。”


男人大迈步往原路离去,快要走到花园外侧,Timmy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等等!”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得等会儿。”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在怦怦乱跳。


有一个很小很小的声音在跟他说,Timmy,你只有那么一次机会。


Timmy想,他总得试一试。


他砰一声关上门,将Armie暂时挡在门外,回头看着乱七八糟的小公寓,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他能把它们藏到哪里去呢?


慌乱之中,他的眼光落在了书房角落的那个大衣柜上。


 


Armie现在就站在Timmy的小公寓里。


他这时候才发现,当Timmy不在这里,这间小公寓原来如此狭窄又冷清。


Timmy在,所有家具、物件、摆设全都生机勃勃,散发出不一样温馨的气息。


Timmy不在,所有东西就又变得跟死一样冷冰冰。


他的鞋子和行李不知道被Timmy塞到哪里去了,他现在急需找到它们。


以防万一,出门前Armie就将仅有的现金都塞到鞋底里。


Niki说过,搞不好你很快就用不上信用卡了,换成现金更方便。


如果有什么特殊情况,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如果我不打电话来,你就该知道,我也被盯上了。


当他们在电话里翻来覆去地商讨,这些Timmy都知道吗?


他以为他们只是在谈论他的毕业视频吧?


他以为他的表哥只是卖卖可怜,想博他的同情换得一周的休息。


Timmy什么都不知道。


他宁愿Timmy什么都不知道。


 


所有地方都找不到他的鞋子,Armie的目光扫遍整个房子,最后锁定在书房角落的衣柜上。


第一天来到这里,他就已经对这个乱成一团的书房印象深刻。


“我还以为那是储物室。”他当时说。


“谢谢,我知道这里还没你家的洗手间宽敞。”


Timmy那时候没好气地推开他,顺手把书房的门关上了。


现在,Armie再度推开了那扇门,站到那个大柜子跟前。


他试图打开衣柜的门,但门纹丝不动。在这个几乎每一个抽屉都合不拢的破公寓里,这个柜子居然是锁着的。Armie皱起眉,Timmy这一次又会把钥匙藏在哪里呢?


两分钟后,他在浴室里找到了那只小黄鸭。


摸摸鸭子的屁股,上面果然有个盖子,扭开盖子,里面果然躺着一枚钥匙。


从小到大,Timmy都很喜欢将自己用完的东西到处塞。


包括他的糖果纸,他的开心果壳子,还有他的钥匙。


“所以,这只小黄鸭也是你的吗?”


Armie满脸疑问,随手拿起窗台上的小黄鸭。


关你屁事!


Timmy一把抓过来,将鸭子用力塞进自己的卫衣口袋里。


如果那时候Armie能够再细心一点,他说不定就发现Timmy脸上的慌乱了。


然而,他没有。


 


没关系,Armie安慰自己,现在还不迟。


然后下一秒,他就狠狠地摔了一跤。


罪魁祸首是地上缠成一团的毯子,但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的目光刚好落在沙发底下,发现了那个东西。


Armie伸手将它从沙发底下取出来,一个已经生锈的小铁罐。


尽管这样,它还是很漂亮的一个小罐子。


Armie曾经往这里面塞过糖果,很多很多。


而那个收糖果的小男孩,一直保留了它许多年。


直到突然有一天,他急急忙忙想把它们藏起来,仓促之间也摔了同样的一跤,手里满满当当的东西掉了,他一点也没察觉到。


没有人察觉到。


直到现在。


 


心脏节奏紊乱地在狂跳,喉咙里像塞了一大团棉花,


Armie想说话,但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将钥匙插进柜门的锁孔里,轻轻旋转了一下。


时光扑啦啦像鸽子的翅膀一样扇动着,阳光照进这个布满尘埃不起眼的角落。


门被打开了,一大堆杂物像山洪一样倒塌倾泻出来,如果Armie不是身高六尺五英寸,此刻应该已经被它们活埋了。


这些年来,他寄给Timmy如同石沉大海的圣诞卡片、感恩节礼物、生日礼物、毕业礼物等等等等,Timmy一件也没有拆开过,全部都好好摆放在柜子里。


后来那些临时塞进去的东西,就显得很凌乱了。绝大多数都是Armie的杂志剪报,刊登在周刊上的照片,什么电视录像带,Armie甚至都记不起自己有做过这些玩意了。


但Timmy全部都记得。




不仅记得,他还一丝不苟地做好了标签,如果不是因为Armie的突然造访,这些东西此刻应该好好地摆放在小公寓的客厅、房间,一切目所能及的地方,还有其他杂七杂八一大堆陈旧的小玩意,很多连Armie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他坐在那堆拥挤的回忆里头,最后翻到了那本童话书。


封面上人鱼公主几个字已经很模糊,提醒他很多年已经过去了。


那个小男孩后来又偷偷翻过它许多次吗?


尽管他不相信童话,但是他相信Armie。


他是不是长久坐在那道石头台阶上,期盼过Armie再度朝他走来?


那座回忆的小岛上,那个林荫遮掩的浅滩上,他们一起呆过的那么多时光里,


有过艳阳高照,有过暴雨滂沱,当然也有过星光温柔的时刻。


爱如天上群星闪耀。


然而太阳浑然不知。


 


不知道是因为刚才撞到了头,还是其他什么原因,Armie觉得视线有些模糊。


阳光里,模模糊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人影。


一个小男孩披着张床单噔噔蹬跑到自己面前,小狗一样的眼睛眨巴地看着自己。


小Timmy掀开罩在头上的被单,困惑地看着坐在地上抱紧糖罐子的男人。


他问,“Armie,你怎么哭了?”


Armie摇摇头,想伸出手去摸摸他的头发。


但刚一碰到Timmy,小男孩消失了,就像泡沫一样。


 








TBC


-------------------------------------


这个故事,从一开始想写的其实就是这段。


今日心情比较低落,特殊的过渡时期,有锤茶陪伴真的很幸运。


我爱他们,所以希望能写一个纯粹的爱情故事。


爱如天上群星闪耀。


然而太阳浑然不知。


哪怕有一个人在看,我也还是会写完的。




以上。

评论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