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坚果

【双豹/金黑/killchalla】Fifteen Mins' Love(上)

Madness:

【双豹/金黑/killchalla】Fifteen Mins' Love(上)


¥Erik和T'Challa参加同学聚会,被点到玩“15分钟”的游戏。
这是个注定开不了车的梗,除非你E只有五分钟。


$
Erik和T'Challa已经被关在这个空间狭小的柜子里大约有三分钟了。他们不得不贴在一起,肩膀手臂和腿,不可避免地蹭到一起。

T'Challa能看到对方眼睛里的不耐烦,Erik的眼神总是移向他,然后在他们视线交汇的时候移开,这发生了四次。Erik不耐烦地吞咽着,他的喉结也动了四次。温度在上升,T'Challa确定这一点,因为他明白地看见有一颗汗珠从那一头凌乱的脏辫里滑落,透过柜子门逢的灯光正好被水珠折射了。

原谅T'Challa只能通过观察这些来转移注意力。毕竟任谁被迫和自己的死对头在一个勉强能容下两个成年男人的柜子里,待上整整十五分钟都是很难熬的。虽然说是死对头,但T'Challa从不这么认为。作为学生会主席他应该平等地对待每一个学生,更何况Erik Stevens是一个在体育和学习方面都很优秀的学生,T'Challa尝试着和他好好相处,但Erik总是一副敬而远之的样子。

时间走进第四分钟。

Erik和T'Challa知道这一点是因为外面的那群损友刚喝完一轮酒,Erik的室友喊了一句,“都四分钟了,柜子里怎么还没什么动静?”
玻璃杯噼里啪啦地碰着桌子,男生放下酒杯想要走过来敲敲柜子的门,如果不是Shuri拦着的话。

“天哪,Erik你要是对着我们的黑美人主席都硬不起来你还能对谁硬?”M'Baku从喉咙里发出吼声,音量大得都让两个人觉得整个柜子都在震动。

T'Challa知道黑美人指的是谁,他通过各种小道消息知道了学生们对学生会主席的称呼,老实说他不太在乎,这个词没有带任何贬义和侮辱的意思,甚至还是在称赞他的外表。又不是只有女士才能被称作美人,T'Challa这么想着,他还特地去考证过古时美人称呼的来源之类的。

“白猿喝醉了,操。”
时间快进入第五分钟的时候,Erik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这打破了他和T'Challa之间尴尬的沉默。橄榄球队队长M'Baku有个狂野的外号,叫作白猿。

“你怎么知道?”T'Challa轻轻地咳了一声,酒精让他的嗓音显得有些嘶哑。
“他清醒的时候不会当着你的面叫你黑美人。”Erik不太自在地动了动自己的胳膊和腿,和T'Challa贴在一起,隔着两层布料的热度让他觉的窒息。

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Erik就不喜欢T'Challa,他身边当时站着的啦啦操队长的眼睛都快贴到那个主席身上了。操,我哪里不如那个做作的傻逼优秀主席了?Erik搂着队长细腰的手瞬间就没了进一步的兴致,他翻了个白眼,收回手臂转身就走。

之后的Erik就开始格外关注这个优雅的学生会主席,他不止一次地听到那些看似矜持的理科女孩儿们春心荡漾地说着T'Challa多帅多好看,身材多好脑子多聪明,天哪她们就不能找些别的形容词吗?而文学院的妹子们就说着那些梦中情人、黑马王子之类文绉绉的词,这让商科生Erik接受不能。

他当然试过让T'Challa吃苦头。比如在他走过篮球场的时候Erik往他那里狠狠地丢了一个篮球,但结果却被正在看书的T'Challa单手牢牢接住。操他妈的单手接篮球还得意洋洋地扔回来,Erik在咒骂着,心底却不受控制地想着那双手的骨节和线条,握着Erik的老二一定性感到爆。

时间进入第六分钟。

他们俩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T'Challa闻到了Erik身上的香水味道,透过那些浅浅浮在表面的甜腻女香。维果洛夫炸弹,T'Challa确定,Shuri给他买过这瓶香水作为生日礼物,可是他一次也没有用过,那种味道不太适合他,但是格外适合Erik。

烟草味道会在空气湿润的时候变得醇厚…

“你在干什么,T'Challa?”Erik硬邦邦地问着,他的身体也像他的语气一样僵硬。

T'Challa这才注意到自己太过关注眼前男人的香水味道而越修越近,都快贴到Erik肩膀了。他有些尴尬地直起身,想要伸手摸摸下巴,但柜子的空间实在是太小了,他显示撞到了侧壁然后胳膊肘顶到了柜子顶,手指又戳到了Erik的腰,Erik缩了一下身体屁股就顶到了柜子门…总之,一切都有点乱套了。

好在这里的小动静被外面的歌声盖住了,不然他们可能就要怀疑Erik是不是已经和T'Challa搞起来了。

Erik僵硬的理由不是T'Challa来的太近,说到底这不过就是他们的鼻尖隔着一个拥抱的距离,或者隔着正好接吻的距离。Erik的眼神移到了T'Challa的嘴唇上,他闻到了主席身上的香水味,老实说那种香味闻起来甜甜腻腻的,像是什么娘炮的女香,Erik讨厌这种味道,但这香味和T'Challa融合得非常好,甚至想让他扒开那套圣洁禁欲的衣服,仔细地闻一闻。

“抱歉,你的香水…维果洛夫炸弹。”T'Challa用最快的速度停下这一团乱的动静,低声地对Erik说话。

“好学生还研究这个?”Erik又露出了那副欠揍的挑衅嘴脸,他抬着下巴,鼻梁上的金框眼镜让他看起来像个斯文败类或者衣冠禽兽而不是什么大学生。

T'Challa没有再说话。他不太明白Erik为什么总是能挑到他的刺,而他现在还得和Erik相处八分多钟,他不想两个人尴尬到更深的境地。

“你擦的什么?”Erik又一次打破沉默,他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在狭小的柜子里环旋回荡着。
“我不擦香水,除非有什么舞会。”T'Challa认真地回答,他奇怪地看到Erik的眼睛亮了亮。

哇哦,棒极了。一只自带体香的猫咪。
Erik眯着眼睛想,他开始想让这香味带上他的味道,Erik的味道。他想着他要脱掉T'Challa的衣服,把他弄得湿淋淋的,然后让他闻起来像Erik的。他感觉喉间窜起一股火,这些幻想烧得他口干舌燥。

还剩八分钟了。



¥不出意外得话上中下,中出柜,下开车
姿势我都想好了。
这几天勤快一点,联3上映之后大家懂的,我要关网了,谁都别想给我剧透!

评论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