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坚果

[年长的!Neal/年轻的!Peter]成人礼物。(上)

不知寒。: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au
(强势安利去看这部电影!!!


时间旅行者:毫无预兆地突然穿越到过去(或未来?)的时间里。穿越时不带衣物,所以穿越回去以前的时间后是赤身裸体的,并且会伴随强烈的饥饿感。
每个时期中的时间旅行者都会穿越有时他们要区分自己穿越到哪个时间并之前穿越的自己做了些什么。


——


剧情:十八岁的Peter是警校学生。他在七岁时遇见Neal凭空出现在自己家的后花园里。Neal告诉他自己是个时间旅行者,并给了年幼的Peter一本写满自己出现时间的本子然后消失了。和Peter此后的相处中Peter对他心生好感。


“这么说你见过未来的我,我是怎么样的。”
“Peter,你长大后是个非常优秀的警员,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能抓住我。*”


Peter:18岁
Neal:33岁


——


Peter Burke非常聪明,他父母曾计划把他送去读商学院,将来可以做个金融家或者企业家什么的。然而他们的儿子在志愿书上填了去读警校,Burke夫妇表示反对而且不接。
他们不止一次催促Peter把他的志愿改回来,并告诫他们的儿子这份工作既辛苦又危险。直到Peter去搬去警校宿舍那天,Burke夫妇也无可奈何。


他的确很聪明,Peter的犯罪心理学和逻辑学成绩优异,体能训练也丝毫不差,射击成绩名列前茅。只有他自己知道是为了谁而做的努力。


他喜欢那个有着漂亮眼睛的男人。Neal在他七岁生日前天凭空出现,从此插足在他的人生里,一个星星一样闪耀又神秘的存在。


Peter坚信是上帝为自己庆生而准备的礼物。那个男人富有魅力,声音悦耳。除掉他刚出场时全身赤裸的窘态,Peter想起来那人也拥有好看的肌肉线条。


他想对Neal说很久了,他从小仰慕这个比自己大了差不多十几岁的男人,以至于别人的青春期性幻想里都是大波妹,他则是大波妹和Neal。


Neal的存在一直是他们两个人间的秘密,而他也坚信Neal除了自己没接触过其他人,这也让Peter有了一种占有欲和优越感。
他期待这次见面,并在Neal给他留的笔记本上打了很多着重符号——在这次出现的时间地点旁。


这次Neal出现的地点在中心公园,并且是晚上八点半,他这次出现会停留六个小时。足够了。


Peter很聪明,同时也很狡猾。他骗过老师说自己今天不舒服,需要回去寝室休息,教官们一向觉得这个机灵的学生讨喜,也不会怎么怀疑,只嘱咐一两句叫同学把他送回宿舍,等人走后Peter又生龙活虎起来。


Peter抓起了背包往里面塞了些钱,Neal穿的衣物还有安全套和润滑油(他把这些东西垫在衣服的下面盖着)。然后他开始按着计划的路线逃出学校,不得不说平时上课时学得技巧都得到了实践。他出来的很顺利。


Peter坐车从学校附近晃了几个站到市中心,他知道这儿附近还有个大酒店,一切都计划好了。


Peter到达了中心公园,并在地点指示的那棵树下的长椅上等待。他看着手表的秒针一点一点滑过刻度,脚跟有些焦急地在地上摩擦着。八点半,被仙女教母施了魔法一样的奇幻时间。


“嘿,Burke探员”


身后草丛里响起Neal的声音叫他像听到下课铃一样惊喜。自从Peter上警校以后Neal就喜欢用这个称谓来调侃他。


“Neal..!”Peter有些急促地将背包里的衣服抽出来,递给在灌木里遮羞的Neal。


这个Neal看起来没有之前见到的老成,也没有那么年轻,他猜测这个Neal大概三十多岁,事实上他猜对了。


“我们隔了好久没见!”


“噢..是的。想我了吗?”Neal思索着开口,他在想自己见到的是哪个时期的Peter。


“你长得真高啊,上次见你还只到我肩膀。”Neal换好衣服出来,Peter给他准备的衣服尺寸有些大了。他赞叹Peter的身高还有他训练出来的肌肉,即使对方还没褪去年轻人的青涩。


“我刚成年了。”


“哇。那真是好事,我们去庆祝一下Burke探员终于到了可以喝酒了?”


Peter有些紧张,他站在原地不动,一想到自己的大计划声音就有些磕巴。


“呃..Neal。我们要找个地方落脚。我读寄宿学校后就不能回我家呆着了。我们也不能吃完饭就在夜风中坐几个小时..——我是说,我们也许可以去酒店里待一晚?”


“行,好啊。为什么不呢。”Neal并非没发觉出什么,察言观色是他的强项。他意识到Peter有什么事要跟自己说,于是他顺从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Neal和Peter在汉堡王草草解决了晚饭,他们谈论最近的见闻,Peter显然有些心不在焉,Neal看在眼里但不说破。


最后他们真的去了附近的酒店入住,那地方环境不错。一般来说市中心的住宿费不会便宜到哪里去,Neal甚至怀疑Peter是否花光了自己三分之一的零花钱就为了叙那几个小时的旧。


他们承受着前台那些不可名状的眼光匆匆上楼去了自己房间。在此之前总共用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那可得抓紧时间了,Peter希望在完事后还能和Neal安静躺上一会儿。


这个房间用了木制地板和米色的墙纸,昏黄色的灯光点缀。脚下是厚实的毛绒地毯。Neal先去洗了澡,然后是Peter。年轻的Burke还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他在淋浴间里,花洒里的温水从头淋下。


“Neal”他开口,声音被困在狭小的空间里显得沉闷,水声掩盖住他声音里的一丝颤抖。“Neal,你能把外面的灯关上吗”


“当然。”Neal应声把灯熄了,房间里漆黑一片,只有淋浴间里的白炽灯光透过磨砂玻璃照亮前方的一小块地方。他没有发问,而是等Peter出来自己说明。


Neal坐在自己床边,拢了拢浴衣的衣襟,胃里好像有只蝴蝶在七上八下。
——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


-tbc-


——
蹲冷坑的人一定要自强。割了个不好吃的腿肉。呜呜呜呜呜总感觉没写出孔雀的雅痞也没怎么写出ceo的气场,ooc真的超对不起(大哭
对我这是...卡肉了...刹车了...第一次写肉不知道怎么展开,我再琢磨琢磨。下章出不出我也不知道。轻拍

评论

热度(17)

  1. 铁塔坚果不知寒。 转载了此文字
  2. 雀落不知寒。 转载了此文字
    打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