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坚果

黑桃一 一个念力回信息的人:

“-今生今世我无法想象没有你的日子。”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一切都会好起来。




另,这将是我的卡片集最后一张公开图片,晚饭的时候会发宣图,大家届时可以去微博参加转发抽奖活动!奖品有我签绘,免单以及之前我画的短漫的A6大小12p无料漫画本。(づ ̄ 3 ̄)づ


想买……(。・ω・。)ノ♡

engogo:

雷3 雕像開箱分享
出了三個角色,真心覺得很不錯
價錢也實惠~ 很推索爾!

40mKNIFE:

爆炸把他们冲散的前一秒……

emmmmm _:(´ཀ`」 ∠): 

斗战胜佛哈哈哈哈哈

比哈特的马大哒:

#复仇者联盟3# 用PoP子PiPi美的画风画的OOC搞笑段子(。ò ∀ ó。)主角是奇异美,星虫铁锤基五人捣乱出没

简介:奇异美想做一个佛系法师🌝
            但是脸都被瓜皮们气长了

锤基 | 金钱至上 / MoneyTalks (chapter 02)

这篇也是,超级好

NaginiMoon:

我发现文章的实际长度可能是原计划的两倍(跪……




-




02 “我要泡他”


 


“我要泡他。”洛基一边浏览着网页一边说。


 


“什么?!”希芙的披萨掉在了她白色的毛衣上。


 


……


 


洛基将车开回公司。大雨将歇,华灯初上,曼哈顿一片欣欣向荣。


 


哦,得了吧,洛基在心里嘲讽道,谁不知道这块地方随时都有可能垮掉,金融危机,次贷危机,泡沫经济,然后,嘣——爆炸。


 


好在起码现在,曼哈顿看起来仍然珠光宝气。洛基利落地打了个方向盘。霓虹灯从他的眼底流过,让他的绿眼睛在黑夜中亮得惊人。


 


他将他的迈腾停在两个街区外的商业中心,为此他不得不缴付高昂的停车费——可是,谁让这儿是曼哈顿——他不想在二十分钟后再收获一张惊喜罚单。


 


洛基走进公司所在的大楼,这是一栋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建筑,外墙黑得仿佛几个世纪没有被清洗过,内部也马马虎虎,反正洗手间的水压经常不够,隔三差五就能在里头发现一泡无人认领的废弃物。


 


他搭乘阴森的电梯升到五楼,电梯门打开,感谢上帝,他的办公室里还有一丝微弱的光亮。好吃懒做的合伙人们并没有在这个雨夜里抛弃他。洛基推开办公室的门,发现希芙正盘踞着他的老板椅,拿他27英寸的苹果一体机看《权力的游戏》,沃斯塔格将自己喝得醉醺醺的,横尸在他心爱的爱马仕软塌上(那是客户淘汰下的,全新),口水浸湿了身上的手工毛毯,而范达尔捧着他的手机,蜷缩在索尔不要了的那张小牛皮沙发上,疯狂浏览社交网络上的热辣美女图,洛基甚至怀疑他刚刚就在那上头为自己来了一发。


 


洛基觉得他宁可看到办公室里空无一人。


 


“要有光——”


 


洛基压低了嗓音,像个舞台剧演员一般一边大声念着台词一边打开了顶灯。整间办公室瞬间明亮了起来。希芙仿佛第一次见到阳光的巨怪似的惊叫着挡住自己的脸,范达尔手忙脚乱地拢了拢衣服的下摆——这让洛基更加确定他刚才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沃斯塔格还在睡,呼声震天。洛基路过他的时候毫不留情地狠狠踢了他的肚子,这下沃斯塔格也醒了,只不过他醒来的第一件事是去厕所里狂吐一番。


 


“真高兴你们还在这儿。”洛基拿腔拿调地对他的伙伴们说道。


 


“哦求你,别这么讲话,”希芙依依不舍地按下了暂停键,将目光从电视剧里拔了出来,看向她面色不善的傲娇老板,“事实上,我们可真担心你没有带雨伞——”


 


“你该感到满意,”洛基甩了甩他惨不忍睹的头发,被淋湿后没能及时吹干,现在变成了一头吉普赛女郎般的爆炸卷,“瞧瞧,我新做的发型——”他又抬起了手臂,闻了闻自己的味道,“噢,我现在闻上去就像个在地窖里储藏了十年的蓝纹奶酪——”


 


“你不接电话!”希芙委屈地尖叫道,“我们轮流给你打了电话,想问问你需不需要一把雨伞,可是你一通都没有接!”


 


“噢,”洛基这才想起来他好像是接到过几通电话,只是他从一早就没有心情去理会除去客户以外的任何人,“好吧。”洛基打开手机,发现他们三个确实打了好几通电话过来,不过都被他统统掐掉了。洛基只好耸了耸肩。


 


希芙为此对她的老板翻了个尤其巨大的白眼。


 


“我有些饿了。”范达尔横着躺在小牛皮沙发上,膝盖搁在扶手上,两只脚晃来晃去,像个邋遢的失足青少年。这时候沃斯塔格也从厕所里走了出来,咂咂嘴,跟着附和道,“我也是。”


 


“可是你才刚吃过三桶炸鸡,五个汉堡,四包特大号的薯条!”希芙不敢置信地说道。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沃斯塔格,”范达尔懒洋洋地挠了挠自己的肚皮,“我敢打赌你还能吃下起码三份披萨,是不是,沃斯?”


 


“那还用说!”沃斯塔格得意洋洋地打了一个饱嗝。


 


“为你感到骄傲,沃斯。”范达尔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那我们就去吃披萨吧!希芙?”


 


希芙举起了手,“我没有意见。”


 


范达尔一手揽过希芙的肩膀,一手揽过洛基的,“好极了!宇宙魔方设计事务所第两百二十八次聚餐,出发——”


 


“等等!”洛基不自在地甩开范达尔,谁知道对方的手挠过哪里,“我可没说要去。”


 


“我的老板。”范达尔停了下来,回头严肃地看着洛基说道,“您现在是否感觉到饥肠辘辘,虚弱无力?”


 


洛基选择闭口不答,但他的肚子替他嘹亮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范达尔满意地继续问道,“那您是不是这间事务所里最能言善辩,最勤勤恳恳,最不可或缺的一员?”


 


洛基不知道范达尔在搞什么鬼,但他仍然昂起下巴,咳嗽了一声,说道,“……当然。”


 


这还用说?


 


“那就是了。”范达尔重新搂上洛基,“走吧,不可或缺先生。”


 


洛基根本没办法挣脱范达尔的钳制,他意识到这个总是一脸纵欲过度的家伙比看上去要结实多了。于是洛基只能半推半就地跟着他们进了电梯,来到位于大楼一层的居酒屋里。这儿几乎快成了公司的食堂,因为除了他们,洛基好像从来没看见有别的客人进来过。


 


“嗨,霍根!”范达尔朝料理台后擦着刀的亚洲男人打招呼。后者根本没有抬头,只动了动眼皮,毫不意外地看到四个人走了进来,在他面前坐成一排。


 


“欢迎。”霍根依旧在擦着刀子,一点都不热情地说,“需要点什么?”


 


“老兄,你就是因为这样才招揽不到客人的!”范达尔苦口婆心地劝道,“你应该放下你的刀,对我们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然后说,‘晚上好,这里是仙宫居酒屋,请问能为您提供点儿什么?’——这样才对嘛——”


 


“范迪——”希芙想出声阻止他,但似乎来不及了。


 


霍根停止擦拭他的刀具,双手撑在料理台上,对范达尔露出一个——一个洛基不确定能不能称作为微笑的表情——缓缓地说道,“晚上好——这里是仙宫居酒屋——请问——您要点儿什么——”


 


“披萨。”范达尔用力向后靠去,好离这个恐怖的家伙远一点儿,“谢谢。”


 


砰。


 


随着一声砧板的闷响,霍根的厨刀精准地剁下了一条三文鱼的头,那条可怜的鱼直直地盯着范达尔,眼神中透露出一抹诡异的光。


 


“我说两百二十七次了,”霍根开始耐心地给三文鱼切片,“这儿是居酒屋,不是快餐店,我们不卖披萨。”


 


“‘我们’?”沃斯塔格毫无察觉地左看右看,“你什么时候招了新伙计?最近生意变好了,哈?”


 


“……”


 


就连洛基都不敢吱声了。


 


“别听沃斯的,”范达尔暗地里给了沃斯塔格一拳(虽然后者可能根本感觉不到),面上笑嘻嘻地说,“来一份海鲜披萨。超大号。”


 


咚。


 


霍根的厨刀颤抖着没入了砧板。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范达尔,最终还是转身走进了后厨。过了不久,香气四溢,霍根在四双眼睛的期盼中端着一盘披萨走了出来。这盘特殊的披萨配料有玉子烧、三文鱼、蟹子酱、天妇罗和裙带菜。霍根粗鲁地将托盘砸在他们面前,并额外又附赠了他们一盘炸猪排。


 


范达尔老神在在地将用滚轮刀切开这块儿披萨,咬下一大口,“喔哦,还是一样的美味——”他边咀嚼边说,“你看,就算第两百二十九次,我们依然能在你的居酒屋里吃上披萨。”


 


霍根的不幸起源于一次恶作剧:由范达尔牵头,打赌洛基能不能在仙宫居酒屋里得到一份披萨,赌注是高额的一百美元,输的人还要负责一周的卫生间扫除。那是一个痛苦的加班之夜,四人为了一个变态收藏癖的储藏室通宵了几乎整整一周。他们毙掉了三个方案——现在手上的是第四个——但距离完工仍然遥遥无期。他们抢走了沃斯塔格的藏酒,将自己灌得半醉半醒,以暂时缓解死线临头的焦躁感。当希芙吃光了袋子里的最后一片虾片时,所有人都感到有些饿了。


 


“我想吃披萨。”范达尔举手说道。


 


“附议。”希芙。


 


“无所谓。”洛基。


 


“嗝~”沃斯塔格。


 


但外卖单上的披萨店关门了,于是他们将主意打到了楼下这间不景气的居酒屋上。三人决定拥立洛基为代表,靠他的银舌头去完成这项不可能的任务。洛基发誓,如果在他清醒的时候,他绝对不会将自己的口才浪费在这种愚蠢的游戏里,但他喝多了。并且洛基有个坏毛病,他一喝多就容易变得特别好骗。总之在众人的鼓动之下洛基出发了。他喝得脸颊红红的,摇摇晃晃地上了电梯,等走进居酒屋,已经变成了另一幅模样。


 


洛基红着眼眶,散乱着头发,坐在料理台前,嗓音沙哑地说,“对不起,能给我一份披萨吗?”


 


霍根看了一眼这个奇怪的客人,“对不起,我们不卖披萨。”


 


“今天,今天是我妻子的忌日……”洛基抹了一把脸,不管不顾地开始煽情起来,“去年的这个时候,她为我烤了披萨在家等我,可我却为了应酬没有回去……谁知道……谁知道……”他真情实感地哽咽起来,“谁知道当我回到家,那里已经变成了一座废墟……一把大火烧毁了一切……烧毁了我们的家……也包括……”


 


他说不下去了,将脑袋深深地埋进双臂,泣不成声。


 


“为什么没有人给他颁座奥斯卡?”范达尔和希芙、沃斯塔格藏在门后,目瞪口呆地看着洛基的表演。


 


“是不是没有人告诉你,我们的老板曾经在周末儿童剧场当过演员?”


 


“什么?!”范达尔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看向希芙,“这么劲爆的消息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希芙将食指举在嘴边,“我也是偶然知道的,千万别告诉他……”当然第二天沃斯塔格兴冲冲去找洛基确认这件事就不是他们能控制的了……


 


总之他们得到了一份美味的披萨。并且从此以后,霍根的菜单上就被迫多出了一个隐藏选项。


 


“再来一份牛肉乌冬!”沃斯塔格满嘴流油地喊道。


 


霍根并不介意为他的客人提供菜单上存在的正常食物。范达尔吃到一半接了个电话,一口一个“宝贝”“蜜糖”“甜心”地满嘴跑火车,告诉电话对面的D杯美女他现在正为了犀牛角在纳米比亚出差。


 


洛基则要安静得多,安静得甚至有点儿反常。他心不在焉地挑着披萨上的玉子吃,注意力全放在了手机屏幕上头。


 


“你在看什么?”希芙猛地凑了过来,妄图撞破老板的小秘密,“人物资料?”


 


“索尔·奥丁森。”洛基并没打算隐瞒,“我们的客户。”


 


“噢,那个有钱的肌肉猛男。”希芙甩了甩她柔顺的头发,“听说他老爹在北欧的房产数不胜数,他本人已经连续五年蝉联‘澳洲女性最心仪钻石王老五’第一名,噢,据说他还有个美国女朋友,是个国际知名的天文学家——”她指了指自己(若有似无)的胸,“从胸脯——”再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到大脑,都很性感。”


 


“女朋友?”洛基啧了一声,这条可没写在维基百科里。


 


“怎么了?”


 


“我要泡他。”洛基一边浏览网页一边说。


 


“什么?!”希芙的披萨掉在了她的白毛衣上,惨不忍睹。


 


“没什么,就像你听到的。”洛基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别表现得像个刚得知八年级的儿子买了避孕套的单身母亲那样,希芙。”


 


“你确定你还要来?”希芙压低了嗓音,“上回,上上回还不够吗?”


 


然而洛基只犹豫了一秒。


 


“但愿这回能不一样。”




-




下节预告:




“奥丁森先生,您今晚有空吗?”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