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坚果

一个脑洞

soymilkt:

@manolo 老师看了新闻联播 而我想看山洞play
于是诞生了这个脑洞 整理下聊天记录 


你锤是一个大兵 坐标中东 这天营地里来了一个战地记者你茶
国际背景 会说法语 一头卷毛 背个破包
你锤之前听说来记者以为是是个肌肉男或者眼镜格子衫宅男大胡子
没想到这么年轻 就用那种很流氓的眼神上下打量他  一边在心里嘀咕“嗯,头发漂亮”“脸蛋不错”“嘴巴我喜欢”“太瘦了点”“眼睛是绿色?”
你茶走开了 你锤跟上去没话找话:你怎么带这么多东西
你茶说相机啊设备啊 你还不是老拿着枪 我的相机就是我的枪
你锤他们连队要去别的地方驻扎 你茶就跟着出发了 路上大家吃军粮 真空包装的各种 
你茶没胃口 老是不吃  你锤问他 他说自己不饿 
到了晚上大家比较放松 各自休息的休息 站岗的站岗 你锤走到你茶的睡袋旁边 往他身上扔了两个罐头 说 吃了它 我可不想你明天饿晕了还要我背着走


你茶父亲是一个军人 非常刻板严厉  和你茶关系不好 茶一边讨厌大兵一边又想得到父亲肯定 所以后来当了战地记者 写过不少文章 你锤也看过 只是对不上号 所以以为你茶是个菜鸟 没想到看他跟战友讨论枪*械的样子很投入很专业  又觉得你茶长的好看 担心他被性骚扰 结果看到你茶和兄弟们坐在一起眉飞色舞的讲黄段子 俨然非常适应军中生活 于是渐渐对他改观
(你茶不是那种书呆打扮 也穿大兵T恤 踩个靴子 很man那种 但还是长卷毛 早上跟鸡窝一样 经常跟队里黑哥们一起rap)


你锤是小队长那种 部署战术的时候 你茶就肆无忌惮地盯着他看 你锤部署完了 看你茶 你茶就冲他欧巡那种挑眉
晚上你茶蹭到你锤旁边问他 兄弟们说你女票很辣 真的吗 有没有照片 借给我打一炮
你锤似笑非笑的看他 没有女票 也没有照片
你茶就一脸惋惜的抓抓裤裆说:可惜今天又要靠艾什顿的杂志了(Ash也是战友 为大家提供打手*枪用的小黄书) 其实他躺下以后一边翻相机看偷拍的你锤照片 一边打手*枪


不过你茶一开始也不是很喜欢他 他觉得你锤有点冷酷无情 记者一般都有那种人道主义情怀 和刀尖舔血大兵的思想比较有差距  但他知道你锤挺照顾他 和以前认识的大兵不太一样 记者的敏锐让他察觉你锤只是面冷心热 但他俩平时顶多在一起插科打诨 不知道怎么让锤开口


有一天组织一个小规模演习 中间省略N字合理化设定 你锤需要单独在一个点位驻守一晚上 记者不需要参加的 但是你茶非要跟他去 你锤撇撇嘴 去可以 不要给我拖后腿
你茶又带了一堆东西 你锤不让 茶说我自己拿 关你屁事 结果因为天气恶劣 后来体力不支 你锤又帮他拿了 
晚上他们在山洞坐着休息 你锤突然踢了一脚茶的破包 说装什么破玩意儿 你茶撅嘴 不是破玩意儿 都是有用的  你锤突然眼睛闪过一丝狡黠:那有没有安全套 你茶说 你要安全套干嘛 
“上你啊”
你茶抡起包砸过去 说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你是不是从来不和别人认真交流 你锤表情严肃了不吭声 你茶又小声说 你不是很讨厌我吗 还上我 
然后就到互诉衷情时间了 
其实你锤以前有个很好的战地记者朋友尼克 牺牲了 他见到你茶 想到尼克 有两种矛盾的感情交织 一种是上次没有保护好尼克 这次不管怎么样 都要保护好茶 不能再让身边的记者牺牲 第二种是他不停拿你茶和尼克比较 发现自己对你茶的感情不一样
他往火堆里添了根柴 然后对你茶说 对不起 我好像没法把你当朋友或者战友 你茶隔着跳动的火苗看你锤 然后一跺脚 说 没有就没有吧 你锤说没有啥 你茶说 没有套也可以做 
然后就做了
第二天走的时候你锤打开茶包看了一眼 发现里面装的竟然是自己以前扔给茶的各种罐头


虽然这次做过了你茶和你锤都假装只是互帮互助而已 其实感情悄悄变质
回去以后你茶还是天天和大家讲黄段子 有一次你锤光着上身擦身体之类的 大家一边围观一边言语猥*亵 乱开玩笑 类似于隔壁哪个连队的哪个小伙勾搭你锤 你锤不答应哦 坚持为“女票”守贞 你茶听了面部表情十分僵硬 晚上就钻锤的睡袋 你锤说你干嘛 茶说Ash的杂志掉厕所里了 我现在欲求不满 你锤从枕头下面掏出一本playboy 大方的说:拿去用 
你茶气的卷毛差点直了 锤说我开玩笑的 我不看杂志 你茶说谁知道你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你锤两只手捧着茶的头说 我没有女票 不开玩笑


有天你茶留在基地采访 你锤有紧急任务先走了 结果茶左等右等没见锤来接他 后来才知道你锤他们遇到埋伏了 你茶就疯了找人找车去看你锤 结果到了医院看你锤胳膊绑个绷带正叼着烟和别的战友吹牛呢
你茶抓了抓自己的卷毛就要往外走 结果战友看见他了就喊 这时你锤才发现他 看他眼睛红红的 心里一下子又噼里啪啦的炸了 然后拉着他躲在一个杂物间之类的地方吧 你茶把手伸到锤衣服里 摸他的伤口 鼻子一吸一吸的 你锤就舔他睫毛 说你别害怕 我没死 你茶说谁害怕了 你死了你的罐头都是我的 你锤接着说 听你说句好听的就这么难 是不是我真死了你才——话没说完你茶就亲他堵着他嘴不让他说了 你锤说我胳膊受伤了不能动 你自己脱衣服 然后就是又做了 


你锤养伤的几天 你茶天天跑医院 结果被一个小护士看上了 小护士天天见粗鲁大兵 好不容易见个细皮嫩肉的 很是喜欢  小护士还喜欢写作啊 有文化 还认识很多当地做志愿工作的人 你茶就天天和她聊啊 那叫一个投入  
又有一天你锤看他和小护士聊的开心 一生气就去酒吧喝酒了  酒吧老板娘很有异域风情 性格火辣 你锤以前和她有一腿 茶找不到他 听人家说他去酒吧 就半信半疑的找过去 结果老板娘正在和他叙旧呢 老板娘当着他的面说了很多暧昧不清的话 感觉两个人认识很久很懂对方 她不是故意的 但你茶听了明白了 想到了战友以前说:队长这样的人 根本不需要杂志和右手 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把锤手里的酒杯拿过来一饮而尽 说 你受伤不要喝酒比较好 然后就摔门而出 
老板娘一下就明白了 笑着说 你家小盆友脾气还挺大 然后你锤就追出去了 拉着他说你这是闹哪出 你茶甩开他 说不好意思打扰你俩叙旧 这段时间妨碍你们不少次吧 真是对不起了 你锤说 搞笑了 你在医院和小护士聊得好好的 跑来这里干什么 我才是怕妨碍你和小护士吧!
你茶喝了酒 气冲冲往前走还趔趄 听到你锤的话又气冲冲走回来戳他说 我去医院是看你不是小护士 你早点出院了我以后都不会来找她 你敢说你以后都不来酒吧吗 我和小护士没上过床 你和老板娘呢
你锤被他说楞了 心想妈哟 文化人就是不一样 这逻辑杠杠的 一看辩不过 只好强吻了先亲晕再说
然后就一路亲亲抱抱回去了 你锤本来看他醉了不想做 结果你茶一直缠着他 说以后我走了你也不许去酒吧  你锤说那你也不许找小护士  你茶说那不行 明天她还要带我去孤儿院呢 你锤就笑 你茶说 我不和小护士上床 你也不和老板娘上床 行不行?锤不理他茶就掰他的脸 一直问行不行 第二天你茶全忘了 又去找小护士 但是你锤已经不生气啦


后来你茶采访结束了要回国 走的时候没有跟锤告别 你锤回营地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常服被叠好放在枕头上 口袋里有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一串电话号码 还有一句
Later!


番外:
锤回国以后带茶去见一个朋友卢卡 说他帮了两人一个大忙 
原来这个大胡子卢卡是在战地做生意的 能搞到一些战时难搞的东西 你锤和他联系买货 最后想了想说 对了 有什么好吃的吗?就味道稍微好点的罐头之类的? 卢卡听了一脸懵逼 说 有胡椒你要吗?汤里撒一点? 你锤翻白眼 觉得自己有病  说算我没说 忘了吧  
但最后交货的时候卢卡还是附赠了一个桃子罐头
两人见面的时候 卢卡一脸兴味地看着茶:你好 桃子先生


   

评论

热度(80)

  1. Arielsoymilkt 转载了此文字
  2. cor.cordiumsoymilkt 转载了此文字
    半夜笑出猪声呀😂😂太欢乐太直接了🤣🤣我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