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坚果

龙之歌

金发黑发快到碗里来:

观他是龙有感

含dickkon ,蝙超

 

大雪纷飞,冰封千里
寒冬来临,严峻的北风呼啸而过
每一刻都有人挨不住没有炭火的冬天,唯有宫中常温如春
手臂粗的红蜡烛燃烧殆尽,烘得室内的水仙提前开放。侍女们走走停停,手上的活却没有停下。
克拉克的手指拂过柔软的丝绸和名贵的皮草,圆润的珍珠在灯下折射出朦胧的光。
那些侍女们或多或少都用同情的眼光看着他,但他并不在乎。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龙,以克拉克的地位根本不会接触这些奢饰品。
伟大的君主宁愿把珍珠送到龙的肚子,也不愿意赏给他的子民

这是必要的牺牲,每二十年向龙献出一个处子,能换得国家二十年的平静。
然而伟大的君主并不知道,要颠覆一个国家,并不一定需要龙,或许只需要一个无法让人活下去的寒冬。
不过在这种时候,还是一个处子划算。

克拉克躺在船上,内心感到十分平静。他看到未结冰的湖,那里曾经是他和康纳在冬天最喜欢的滑冰场;他看到灰霾的天空,无名的白鸽飞翔而过;他看到人们抛洒的红珊瑚珠,坠在雪中艳艳如血。
他想到了康纳,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他如此爱他的胞弟,却不得不与他分开,然而哥哥以身殉国,弟弟必将得到君主的馈赠。

康纳会得到补偿的,没有我他也能活的很好。

龙之歌起,人之魂灭
克拉克看着黑龙灰蓝色的眼睛,毫无畏惧。

没有人会为克拉克哀痛,君主会感谢他的牺牲,然后继续醉生梦死;人民会感谢他的牺牲,然后继续朝三暮五。
只有康纳会为他的哥哥哀嚎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该死的人是我!送命的人是我!”
康纳大力的拍打被锁上的门,撕心裂肺地呐喊。他的兄弟,他的至亲,如果不是克拉克顶替康纳,现在在船上的应该是康纳。
他们相依为命,现在天各一方。
门“咯吱”一声打开,红了眼的梅甘走进来,她不得不告诉康纳这个坏消息,以此安慰悲恸的灵魂。

“克拉克他,走了。”
康纳无力地滑下。
梅甘担心康纳会做出傻事,却没想到康纳非常冷静。
他冷静地回家,冷静地接受奖赏,冷静地变卖家产,冷静地请铁匠打造最锋利的剑。

“你要做什么?康纳。”
“我要去龙岛找克拉克。”康纳执拗地说。
“你疯了吗?龙岛在海洋的最北端,中途散布着化不开的迷雾和毒气,你怎么去?就算你真的能到达,你如何能与龙战斗。”
“不,我会找到克拉克的。如果他还活着,我把他带回来;如果他死了,我让龙陪葬。我会一直寻找他,直到我的生命终结。”
梅甘捂着嘴,看着那个消失在白雪纷飞的身影。
他不会再回来了。

去龙岛的路途是说不出的艰辛,好在康纳是穷人家的孩子,从小就知道如何在野外生存。他一直往北,不断地穿过山地和森林。一个人的旅途孤寂而漫长,康纳靠着对克拉克的想念坚持下去。除此之外,还有一只鸟在陪伴他。
康纳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鸟,至少他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鸟。他身形巨大,比白虎还大;他通体发黑,唯有胸前有蓝色的羽毛。
最开始,那只鸟只是跟着康纳,不靠近不疏远;后来看见康纳无视他,就生气地在康纳面前刷存在感,时而向康纳展现他胸前的蓝羽毛,时而在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飞翔。
甩不掉也无法无视,康纳只能接受他,毕竟漫漫长路有个朋友陪伴也是好事。况且夜翼(康纳私下帮他取的名字,康纳曾在一本书内看过类似的神鸟插图,和他很像)的确很能干,他会帮康纳摘水果,会和康纳配合抓取猎物,必要时还能救跌落悬崖的康纳,用羽毛为康纳遮挡风雨。
康纳很感谢夜翼的帮助,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克拉克恐怕没有人会对他这么好。
“晚安,夜翼。”
康纳靠着夜翼胸前温和细腻的绒毛,向他的朋友露出豪不防备的睡颜。有夜翼在,外面的大风大雨不会打扰到他们。

不过夜翼有个毛病,也不能说是毛病,可能是夜翼的爱好。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康纳在早上醒来,都会发现身边有五颜六色,闪闪发光的东西。
第一天是深红的玛瑙
第二天是打碎的玻璃
第三天是水绿的翡翠
第四天是亮晶晶的硬币
第五天是只有一半的水晶杯
。。。
这必须是夜翼给他的,虽然收到朋友的礼物很令人感动,但是一个正在长途跋涉的人真的不能带太多东西。有一次康纳尝试着向夜翼表示自己不想要这些,结果夜翼整整一天没有理他。
“好吧好吧,谢谢你的石头,我很喜欢,你现在可以从树上下来了吗?”
“啾咕,啾咕,啾咕。”
“你给我的我都会喜欢,我没有嫌弃他们。”
“啾咕。”
夜翼从树上飞下,亲昵地蹭康纳的脸颊。

等康纳来到最北端的的小镇阿兰卡利奥小镇,身上零零当当地带着一大堆东西。而夜翼从康纳走出森林就消失了,或许是他到家吧。
康纳在小镇补充必需品,买了一条小船,带着夜翼给他的一大包东西,登上了去龙岛的海路。

之所以大家都知道龙岛在哪,却没有勇士去歼灭龙,是因为从海上到龙岛的路遍布迷雾和毒气,要是在迷雾中失去方向,就会失去补给而死。吸入毒气过多,也会死。
但不知怎的,康纳运气特别好,没有迷雾也没有毒气,他顺顺利利就上了岸。
这就完了?登上岸的康纳一脸懵逼
更令康纳懵地是,他一上岸就看到克拉克。没有被吃掉也没有被火烧,是一个活生生地的克拉克。
“如果不是布鲁斯的同意,你根本上不了岛。”
黑发蓝眼的青年出现在康纳的身后,他熟练地揽过康纳的腰,对他说:“欢迎来到龙岛。”

听了克拉克的故事,康纳才了解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龙是可以变成人的。
龙掠夺人类不是为了满足食欲,而是为了繁衍,因为龙与龙之间无法通婚。
布鲁斯的母亲就是被他父亲掠夺而来的新娘,受到他母亲的影响,布鲁斯一直都不想去人间抓人,但是每次化龙都不是布鲁斯能够控制的,尤其是当人们唱起龙之歌,布鲁斯便会失去理智,化人成龙。
也幸好他抓的是克拉克,这个纯洁的灵魂,他唤起了布鲁斯的人性,他帮助布鲁斯在龙与人之间完成理智的转换。
他们是如此的互补,在小心翼翼地触碰中闪出爱情的火花。
而青年叫迪克,就是那个一直陪在康纳身边的夜翼。他是布鲁斯的养子,因为克拉克想念他的弟弟,布鲁斯专门让迪克带领康纳前来龙岛。
听完这个魔幻爱情故事,康纳已经说不出什么话,更令康纳感到惊慌的,是迪克在克拉克面前拉着他的手,对他说:“你已经来到龙岛,我们什么完婚?”
“完,什么?!!!”
“完婚,你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要今天就完婚吗?”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不,你什么时候求婚了?”
迪克按着康纳的手掌,一个一个数给他听:“那些果实啊,鲜花啊,宝石啊,我送给你,你也收下了。这就算答应我的求婚。”
不,我不知道啊我以为那是朋友间友情的象征我不知道原来在你们世界里这是种行为叫做求偶
“没关系,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可以先习惯一下环境,需要什么和我说。”
迪克温柔地亲吻康纳,初吻就这样没了。

很久很久以后,龙成为一个传说。
但是在当下,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陌生人的东西不要随便收下

评论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