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坚果

【BS】家庭教育之继母不易做 01 ABO

询:

OOC到孤独堡垒都是我的。年龄差注意,布鲁斯39,酥皮26,达米安16。


———— @AcesPippi ————


超级富豪布鲁斯韦恩被曝结婚以来,媒体每日勤恳蹲守韦恩大宅外,但苦于一无所获,直到他的小儿子达米安韦恩飙着一辆火红色兰博基尼撞进了自家大门······

 

 

 

克拉克是被那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从睡梦中猛然惊醒的。

 

床头的电子钟显示现在正是下午三点四十二分,他又在床上多躺了十几分钟才起来。

 

夏日里透着些微闷热的风吹起深色的帘幔,窗外高耸入云的树木郁郁葱葱。他的呼吸比往常更急促滚烫些,额角渗了层薄薄的汗,心跳声一下一下地听着很沉闷,这一切都让他感觉不太舒服。小腹隐隐约约的下坠感与丝丝刺痛,更让他心底不安。

 

“阿尔弗雷德?”他出了房门,在走廊上轻声喊着老管家的名字。

 

底下没人应他。外头一片嘈杂。

 

克拉克叹了口气,拢了拢散开的晨衣襟口,它松垮得快掉下来了。拖鞋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吸收了细微的噪音。他实在不愿打开超级听力去所搜老管家的下落,鉴于近来有那么多人潜伏在房子周围就等着搞个大新闻,他的耳朵实在不堪重负。

 

但楼下的动静已经大到连普通人的听力都没法免于折磨的地步了。

 

宽敞明亮的客厅里七零八落地丢着几个行李箱,电视刚连了游戏,砰砰砰射击杀人的外放音效震天响,冰箱门被狠狠地关上,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怀里抱了一打零食冷饮从厨房里出来。

 

他把一堆东西放在沙发前的矮桌上,抬头冷冷地看了眼站在楼梯口的克拉克。

 

男孩有着一头鬈曲的黑发和一双灰蓝色的眼睛,抿嘴不说话的时候,下巴线条像极了他父亲。

 

“嗨,你好。你是达米安对吧?”克拉克努力忽视掉男孩周身散发出的生人勿近的不友好气息,微笑着从楼梯上慢慢走下来,“你父亲给我看过你的照片,他最近不在家。”

 

男孩一言不发地打量着他,没什么表情。

 

他年轻漂亮得有些过分了,达米安心想,不过的确很符合布鲁斯一贯审美。黑发浓郁如乌木,几绺碎发散落额前,眼睛纯粹如宝石,透出点慵慵懒懒将醒未醒的茫然,像朵盛开在四月里的花,鲜嫩而红润,浑然不自知地散发出蓬勃生机,诱惑过往行人浅尝辄止地轻嗅那芬芳;遑论最最迷人的是,他笑起来还有两颗尖尖的俏皮的小虎牙。

 

身材更是前凸后翘,性感又丰满。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有点小肚子,在晨衣腰带上顶出一条小小的弧线。

 

“很高兴见到你,你大概还不知道我,我叫克拉——”

 

“如果你是在找阿尔弗雷德,他在花园里。”达米安打断了他,坐回沙发上拆了包薯片,旁若无人地打起了游戏。

 

“呃······”克拉克不知所措地走近了两步,“我是说我们可以相互认识一下。”

 

棒极了,这位新妈蠢得一点儿也不懂得看人脸色。达米安扫了他一眼,冷着脸配合道:“你的姓名职业年龄籍贯?”克拉克皱眉张了张嘴,正要开口,达米安却抢白,“我不感兴趣,也不想知道。”

 

“好吧,看来这场交谈没有继续的必要了,我想?”克拉克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他耸了耸肩,顺手从男孩面前桌上拿走一罐姜汁汽水,因此遭到男孩一记瞪视,“不管怎么说,欢迎回家,达米安。”

 

回应他的只是调高了两档后更震耳欲聋的游戏音乐。

 

克拉克只觉得自己的头像被一排针刺得绵密地生疼,后腰也酸胀得厉害,下腹的坠痛感又明显了许多。他不想继续和这位一来就甩脸色的继子纠缠下去,便转身打算回楼上。

 

“我看不出来你和那些人有什么不同,拜金的Omega。”

 

在他上楼时,男孩在背后冲他如是冷笑。

 

克拉克的身形顿了顿,达米安几乎要为自己的胜利捅刀而欢呼了。结果对方头也不回地伸出一只手,上头的祖母绿戒指熠熠生辉,风淡云轻地反击道:“唯一的不同是,我得到了这枚家传戒指,而他们没有。”

 

达米安愤愤地摔了游戏手柄。

 

很好,战争打响了。

 

 

 

 

他们的第二次交锋很快来临,就在同桌共进晚餐之时。

 

克拉克心底是不想下楼和达米安碰面的,以免再生冲突,但阿尔弗雷德坚持“晚餐必须在餐桌上享用,否则便是对主厨的轻视”。他当然是不愿意拂逆这位老人的意思的,毕竟对方一手养大了布鲁斯,着实和父辈无异。

 

克拉克只能寄望于达米安表现得稍微友好那么一丁点,不至于让所有人都尴尬;但显然他的寄望落空了,当他来到餐桌前时,达米安已经毫不客气地占据了一向属于布鲁斯的主座,并且远远见到他就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晚上好,达米安。”克拉克在一旁落座,“祝好胃口。”他换了法语。

 

达米安摆弄着刀叉,连眼角余光都懒得分给他一丝一毫,只专心等着阿尔弗雷德上菜。

 

很快,阿尔弗雷德就端着两个盖得严严实实的大餐盘上来了。他为他们揭开谜底,一时间香气四溢。现在正是东半球盛产鲷鱼的季节,经过小火熏烤的鱼肉甜美而多汁,再配以刺激味蕾的口感清爽的酸味料汁,形成了别具一格的美味。

 

达米安只尝了一口,就忍不住吐了出来:“好恶,这是什么!”他泄愤地用叉子戳着那一小块鱼肉,直至把它弄得粉碎,“阿尔弗,我才多久没回来你的手艺就退化成了这样?见鬼的,那是什么味道?!”

 

克拉克假装听不见他的抱怨,默不作声地低头埋在盘子里,吃得津津有味。

 

“我想雅利安不会喜欢你的评价,达米安少爷。”阿尔弗雷德说。

 

达米安不可置信地高声尖叫起来:“我为什么要在乎一群信仰拜火教和印度教的野人土著怎么想我!”

 

“容我提醒,事实上他们已经融入南亚次大陆很久了,不是什么野人土著;正相反,二战时期以希特勒为首的纳粹分子们一致认为你口中的野人土著才是世上最尊贵最古老的血统,为此他们不惜屠杀数以百万计的犹太人来实现雅利安人的统治。”克拉克看上去胃口不错,已经结束了用餐,他非常喜欢那道鲷鱼,盘子上干干净净。

 

男孩恶狠狠地将叉子扎进鱼肉里,在盘子上刻出清晰刺耳的划拉声:“我从不知道他还会搞个有内涵的花瓶在家里摆着。”

 

“我记得你上高中二年级对吗。”克拉克喝着一杯颜色古怪冒着气泡的蔬菜汁,“历史教材上应该提到过这个,如果你想将基础教育也视作内涵的一部分,那么的确,我比你想象得有内涵得多。”

 

“另外,达米安,”年轻的继母忍俊不禁地问道,“你对你父亲的择偶观到底有着怎样的误解?”

 

年少的继子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被这个登堂入室的陌生人激怒,他冲着对方极不礼貌地翻了个白眼,嘲讽道:“谁知道呢。也许一张漂亮脸蛋儿和一个空空如也的脑袋?”

 

不,当然不。达米安在心中反驳道,布鲁斯才不是这样肤浅的人。

 

克拉克不置可否地笑笑,这反倒让达米安疑神疑鬼起来。

 

一旁围观了全程的老管家无奈地假咳一声:“达米安少爷,也许家庭新成员的一些情况您需要了解清楚。克拉克少爷是一位非常出色的记者,曾经获过普利策新闻奖,现在任职于星球日报;而雅利安女士是家里新来的主厨,她对一些特殊饮食需求有着极为深入的研究,恰好克拉克少爷近来口味······有些特殊。”

 

达米安板着脸,微眯起眼睛,那遗传自父亲的大海般的深蓝色冷酷又迷人,“好极了。”他说,“好极了,在和媒体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之后,他忽然发觉跟记者上床是个好主意了?!”

 

“你有什么更好的主意吗,孩子(son)?”克拉克火上浇油地问,眼角弯起一汪柔软神色。

 

他笑起来该死地单纯无辜,以为自己还是什么天真少年吗?真叫人恨不得撕了那张嘴。

 

达米安被彻底惹怒了:“别那么叫我,你这恶心的Omega!”

 

“那么也许你该懂得互相尊重的道理,Alpha。”克拉克冷静地离开了座位,不忘客套地添上一句,“晚安,年轻人。”

 

达米安气得几乎要抓过一个玻璃杯往那漂亮的后脑勺上准头十足地来上那么一下,却被阿尔弗雷德按住了手臂,老管家和蔼可亲地笑道:“等您冷静些,我们可否关于未成年人飙车撞坏自家大门一事深入地详细彻底地探讨一番,亲爱的达米安少爷?我看您的车技近期似乎提升很快。”

 

达米安发誓,他绝对没有漏掉对方眼里一闪而过的冷光。

 

完了。

 

“哦。”达米安想了几秒说,“是格雷森教得好。”



—————TBC—————


评论

热度(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