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坚果

【蝙超/BS】How I Met Your Father.上.

Laceration:

#BVS人设,普通人AU,闪婚文,和 @左右不分 这篇的愉悦联动


#然而完全没有人家那种清爽愉快的感觉,啧


# 所有BUG都是我的 欢迎捉虫








                                       How I Met Your Father




“你是个记者。”


克拉克从他面前那一座油炸食品,巧克力和蛋糕以及毛绒小熊组成的巴比伦热量之塔里抬起头来。靠在厨房门框上对他说着话的——高大英俊,西装革履,两鬓染灰,不知为何同时做到了眼神迷茫和表情犀利这两件事的哥谭首富,布鲁斯.韦恩,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


“噢!您好,韦恩先生,我是迪克的朋友。”以及帮厨。克拉克赶紧把手上的糖霜抹在围裙上,和韦恩先生握了握手。并不是说他没料到这位养父的出现,只是距离迪克的单身派对还有大概,八个小时?


“叫我布鲁斯。”宣称自己饥肠辘辘的布鲁斯先生瞄准多层餐盘,几乎已经伸出了手去——大概是克拉克屏住呼吸的方式太明显,他停下来,“抱歉,大厨,我给你添麻烦了吗?”


不不不,这不是我做的,我只负责摆盘,但你知道,摆盘也是个技术活,要是你吃掉其中一块的话,我的布局就……


“……不,没事。”克拉克挤出一个无辜的笑容。


布鲁斯先生扬起了眉毛。


事情的发展不知怎的变成了他们一同离开厨房,在游泳池边的小椅子上坐着,吃掉客房服务送来的三明治和热狗。克拉克非常庆幸布鲁斯先生不是个热衷寒暄的人,他昏昏欲睡,挤在经济舱从巴西一路飞往哥谭并不是件轻松活路,但好朋友的单身派对毕竟需要帮忙——介于迪克的朋友们全都非常年轻,好动,无法胜任准备工作……除了沉稳又无趣的克拉克.肯特……


在他的意识无可避免滑向一片漆黑深渊之际,布鲁斯先生说了些什么,克拉克茫然地想要坐直了去听,却只是更大幅度顺着沙滩椅溜了下去,直到有人握住他的肩膀,帮助他的身体回到原位。


“记者的工作一定很辛苦。”年长者调侃道。


通常情况下克拉克的交际指数已经退缩至“尴尬”“脸红”或者“逃跑”这一阶段了,但他真的很困,布鲁斯.韦恩还是他朋友的养父,所以就这么接受照顾,假装自己也是个远方侄子,穷亲戚什么的——不,果然不行。


“我很抱歉,布鲁斯、我是说,谢谢你。”


“别介意,很遗憾你得跟我这个老男人困在一起。”布鲁斯掏出手机看了看,“孩子们大概赶不上午饭了。”


“我以为他们只是去趟商场?”


“是的,直到迪克把他的婚戒掉进了电梯井。”


克拉克静默了五秒钟,然后放任自己和布鲁斯一起喷笑出声。


“……你并不老,布鲁斯。”


“如果听不到这句话我大概就生你气了,大记者。”


好吧,他们的差距大概不如想象中那么,大。不是说这会变成“交了个新朋友”那种情境,但,跟布鲁斯相处还不坏。


 


 


他们在同样愉快(和睡眼朦胧)的气氛里吃了顿午饭,布鲁斯和他道别,匆匆离去。


克拉克实在是太困了,他来不及感到意犹未尽,在脚步声消失之前便睡死了过去。


 


 


“真不可思议——我竟然要结婚了。”


“我明白,就是那种,情绪对吧?很快就会过去。”


迪克.格雷森,他那像个希腊神话人物一样英俊又异域风情的朋友,趴在充气海豚上晒得闪闪发光,叹了口气:“不,不是情绪问题……就,我小时候还以为可以给布鲁斯当花童呢,结果——提米!别在院子里玩VR!离游泳池远一点!”


克拉克稍稍有些感兴趣地停止游动,趴回他的充气香蕉上,顺手拿了杯飘在水面上的香槟:“嗯……你知道我不太熟悉韦恩家的事情。”


“真是个特立独行的记者,”迪克调侃道,“我们家的老头子别说跟人结婚了,十多年来连个固定交往的对象都没有,说出去谁会信呢——”


作为朋友,克拉克从迪克那里听到了一些零零碎碎的信息,他只是从没想过要挖掘得再深一些。和业界的固定印象不同,布鲁斯.韦恩远没有人们认定的那般浪荡,他和迪克的关系也比所谓的慈善活动要亲密得多,不是每个富翁都会在自己的养子身上花费这么多心血,又不求回报的。迪克从没在韦恩企业工作过一天,尽管他是如此的聪慧,“我大概可以当个奥运体操冠军呢!可惜我太聪明了,总觉得有点浪费”,好吧这是迪克喝醉之后的吹嘘,不能作为参考。


“说起来,克拉克,布鲁斯跟你聊过那次采访吗?”


克拉克茫然地眨了眨眼睛。他并没有过,也从来没有机会采访布鲁斯.韦恩。


“哦!我忘了你不知道,”迪克笑嘻嘻地划得离他更近,“肯特大记者关于哥谭街头流浪汉那个采访,还记得吗?”


他当然记得。不光是为了星球日报,文章最后发表在相关慈善机构的网站上,他还跟其中一个特别高大,满脸胡子,饥肠辘辘的男人一起吃了顿热狗。芥末口味……这么说来,早上吃到的热狗也是芥末口味,这个时代的厨师真奇怪。


“——那个,被你拍了照片,吃热狗的家伙就是布鲁斯。”


记者吓得从香蕉上滚进了水里。


 


 


晚饭,也就是随时都能引发火情的露天烧烤进行到一半,布鲁斯又出现了。


就像迪克所说那样,韦恩总裁只是“钻到某个洞里开视频会议”开了一下午,布鲁斯被小辈们短暂地堵截了一会儿,在克拉克想清楚自己要怎么行动之前,已经朝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早知道就不坐在这座巴比伦热量之塔旁边。


哥谭首富绕着多层餐盘转了一圈,嫌弃地踱到克拉克身边坐下,抱怨道:“早上该尝尝味道的,那群小子什么也没给我留。”


他说的话克拉克总觉得暗藏玄机。诚然,布鲁斯可能只是单纯想找个人打发时间而已,恰好这个人把他当成流浪汉,拍了照片,还放在网上——见鬼那个慈善机构甚至是韦恩企业旗下的,为什么克拉克还没被买凶干掉?


“我、我很抱歉,韦恩先生。”


接下来的漫长时间(又或者一分钟)之内,他们谁都没有说话,克拉克胆战心惊地垂着头,四周的喧闹和欢笑声仿佛都褪色,留给他的只剩一片死寂,除了牛排还在烤架上单调地发出响声,耳边某个很近的地方,有谁在咀嚼食物……


……布鲁斯正津津有味地吃着哈密瓜。


他扫了克拉克一眼,那眼神意味深长,宣告自己听见了,也理解了克拉克的道歉——然后觉得晾着克拉克在旁边担惊受怕相当有趣——不,一定是幻觉。


像布鲁斯.韦恩这样年长,事业有成,无忧无虑,强壮又英俊的男人才不会这么恶劣。(事实上,布鲁斯有时候还蛮过分的,你最好小心一点——迪克在他脑海里提醒道,克拉克打算当做没听见。)


“我知道没办法弥补我造成的损失,”他小心翼翼地继续赔罪,“我愿意联系网站把那篇报道撤下——我想应该没人发现——”


“你把我拍得很好看,”布鲁斯耸耸肩,“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妥。”


“但是——”


“如果我心胸狭窄的话,你还能在吃完早上那根热狗之后醒过来吗?”


克拉克的心跳漏了一拍。


一小半是因为这句残酷意味十足的玩笑(天啊热狗果然是故意的!),一大半是因为布鲁斯正悠闲地靠在躺椅上,宽阔体格占满了椅背,昂贵的衬衣领口敞开,露出几分坚实胸膛。他看上去既不像浪荡的亿万富翁,也不是街头那个眼神疲惫的中年人……克拉克已经无法再用简单的,朋友的父亲,或是萍水相逢来定义他。大概就只是……


因为布鲁斯太有魅力罢了。


“……请不要戏弄我。”


“嗯哼?”伴着一声若有似无的窃笑,他身边的男人喝了口酒,“我应该感到抱歉。作为赔礼,我会从那群狼崽子手里保护你的——别掉以轻心,在哥谭,我们行事自有主张。”


这是在拉斯维加斯。


但克拉克看着迪克那群不知道在哪儿交到的朋友们逐渐喝高的阵势,条件反射地打了个寒战。


 


TBC


——芥末热狗可好吃了!只是酥皮是个甜党!【大概



评论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