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坚果

【双豹 | 金黑】你说你有点难追,OK我把你拉黑(上)

青荇_瓦坎达农民:

学生会副主席Erik/学生会主席T'Challa
校园,双向暗恋,较玛丽苏请注意,Shuri不是T'Challa的妹妹而是他的部员
有上就说明有下(rou)

预警:❗️本文极度傻白甜极度智障可能会引起不适注意避让


瓦坎达大学第一会议厅。
“校学生会换届大会”几个大字被放映在了大屏幕上。
这不是投票选举的过程,而是宣读最后结果的典礼。
负责这一事项的老师Zuri拿着最后的人员名单,看着面前坐着的所有人,开始了他的宣读。
“新任学生会主席,T'Challa。”
人群爆发出庆祝的掌声,原学习部部长T'Challa一直是大家心目中主席的不二人选。
他接过了Zuri手里那封写着他名字的书信,朝着会议厅里坐着的学生会成员们鞠了一躬。整个大厅再一次响起了如雷贯耳的掌声,送给了这位新上任的主席。
他坐到了台上那一排最中间,写明了学生会主席的座位上,看着Zuri继续宣读着剩下的名单。
瓦坎达中学的规定,学生会设立一个主席,两位副主席。
宣读完主席的名单之后,就该轮到副主席了。
T'Challa的眼神不经意间扫到了体育部坐着的区域,他想要看的那个人此时此刻正在和坐在他身旁的女部长聊着天,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正在被主席盯着。
T'Challa收回了视线,假装不在意地玩着手指,心里却在期待着Zuri即将说出的名字。
“新任学生会副主席,W'Kabi。”
和他一样,人们给予了最为尊敬的掌声,庆祝着原外联部部长的上任。W'Kabi自己也站了起来,朝着为他鼓掌的人,鞠躬回礼。
“以及,”Zuri将写着W'Kabi名字的纸翻了过去,“Erik·Killmonger。”
这回大家的反应有所不同,几乎所有的女性都在欢呼——那是一个全校女生心里的男神,体育部部长Erik只要站在一个女生面前甩一下他的脏辫,或者是亮出了他身上的部分纹身,不用再说下去了,那个女生一定会尖叫到昏厥。
两人分别在T'Challa的身边坐了下来,部分女生还依旧处于不淡定的状态。Erik笑着朝着她们打着招呼,还时不时wink一下。
“你可以收一收了。”T'Challa小声地警告着他。
Erik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一副正经样子的学生会主席,有一些不屑地笑了笑,然后用只有他可以听得到的声音说了一句。
“遵命,主席大人。”


以前还没有当上主席的时候T'Challa不知道体育部是什么情况,但是自从他上任主席以后,他发现了,越来越多的人申请加入校学生会,还基本上都是女生。
用脚后跟想都知道,她们的目的是什么。现在还是校学生会公开纳新的时期,只要时候没到,什么时候递申请书都是有效的。这让T'Challa十分的头疼,还让他想起了自己刚刚当上学习部部长时候的场景。
他和Erik是堂兄弟关系,两人在瓦坎达大学就读同一个专业,被分到了同一个班级,住在隔壁宿舍。
大二的时候,有一次T'Challa还在学习部的办公室里整理文件,一个女生偷偷摸摸地走进了他的办公室。起初他还没有发现,直到那个女生站在他,突然塞了一个小信封给他,吓得他差点跳了起来。
“我……”一看对方是女生,T'Challa竭力克制住自己即将说出口的某句粗口,“有什么事么?”
那个女生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而且脸逐渐开始涨红,像是十分不好意思。
完了,她不会要和我……
T'Challa在心里有那么一些忐忑地想着。他长这么大,还没有过被女生表白的经历,所以他甚至不知道一会该怎么办……
“T'Challa学长!请将这个帮我转交给Erik学长!”
啊?T'Challa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
女生也没有收回他的手,他也愣住了迟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直到Shuri闯进了他的办公室,看到了这样的场面,T'Challa才清了清嗓子,刚想说话的时候,女生将信封放下了他的桌子上。
“拜托您了!”
完了,这下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了。

当晚他一回宿舍,M'Baku就指着他大笑着说。
“听说你被表白了兄弟!怎么样那是个什么样子的姑娘?”
T'Challa还没有来得及解释,Erik从后勾住了他的肩膀,使劲地拍着他。
“堂哥,没想到啊!”
他怎么解释都没有用,他们都不相信,还说要他改天把那个女生约出来。
T'Challa犹豫了很久要不要把这封信交给Erik。
后来T'Challa和Erik在周末,一起回家的时候(两人家挨得很近),在公交车上,T'Challa试探性地问了问Erik,问他有没有喜欢的女生。
Erik嚼着口香糖玩着手机,还没有听清他的问题。
“什么?”他凑的离T'Challa近了一些,在公交车上两人的姿势有那么一些的暧昧。
“额……”T'Challa在思考要不要换一种方式问他,“如果有人要追你,你会怎么样?”
“追我?”Erik甩了甩他头上的脏辫,吹了一个不大的泡泡,“追我那就要做好心理准备了。”
“怎么?”T'Challa没有听懂他说的这句话。
“我可是很难追的。”Erik脸上写着一种名叫自恋的色彩,他将目光移向别处,车上还有其他同校的女生,她们无非是在偷偷看着Erik。Erik的视线挪了过去,她们又都红着脸低下头,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既然他说不好追,T'Challa就自作主张地没有把那封信交给他。
他觉得还是不要让那个胆小的女生经历这可怕的一切吧。


虽然Erik是全校女生心中的男神,但是他从来没有爆出自己有女朋友这样的新闻,所以T'Challa根本没有搞懂他说的那句自己很难追是什么意思。
不过自从这件事以后,T'Challa发现自己内心对待Erik的感情开始有了一些变化。
兄弟俩从小一块长大,睡一张床也是数不清的事情。
圣诞节的时候,两人一起住到了他们爷爷的家里。那是坐落在奥克兰老城区的一间老房子,面积不大,没有那么多房间,T'Challa和Erik都是挤在一张床上过夜。
以前T'Challa从来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合适,但是经历了那个女生的事情以后,不知为什么他的内心开始别扭。
尤其是两人在出门给爷爷采购晚餐需要的食材的时候,走在路上,一拐弯就是一对正在拥吻的同性恋人。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两个人闯进了他们的世界,依旧忘情的干着他们自己的事情。
T'Challa头一回见到这样的场景,他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就好像正在热吻的是他一样。
Erik淡定得很,朝着那两个人吹了个口哨,然后拉着T'Challa的衣服从他们身边走过。
“堂哥你怎么这么奇怪?”Erik发现了他的不对劲,T'Challa巧克力色的皮肤渐渐地透出来了一些微红。
“……没什么没什么有些热。”T'Challa想找一些理由搪塞过去。
一阵冷风吹了过去,T'Challa打了个喷嚏,Erik挑了挑眉毛,眼底带着一些好笑。
“你真的有些热?”
T'Challa有些无话可说,这个时候Erik解下了他脖子上的围巾,给T'Challa围上。
“你带着吧。”Erik还不忘给他整理了一下被自己动作弄得有些褶皱的衣服。
那天回去,晚上睡觉的时候,T'Challa就特别的别扭。他和Erik躺在同一张床上,盖着同一条被子,熟睡的Erik时不时碰一下他的身体。
那一次T'Challa失眠了。
后来,他看到了一句话。喜欢的人待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总会异常的冷静不下来。
我的天,我是喜欢上他了么?T'Challa在内心惊呼。

当上了主席以后,T'Challa变得更加忙碌。学校里大大小小的晚会,各个部送上的策划最后都是到了他的手上,需要他来审阅。一天到晚,除了上课的时候,T'Challa几乎都待在他自己那个主席办公室里。
这一天,Erik少有得来了这里。他一进门,就直接坐到了那张沙发上面。
“你最近很忙么?堂哥。”Erik从来不叫他的名字,就算当着别人的面,他也总是一口一个堂哥地叫着T'Challa。
“你不知道么?”T'Challa整理着自己桌上的资料,并且以此为借口不抬头看他。“最近要举办一场联谊晚会。”
“哦?我还真的没有听说。”Erik干脆直接在沙发上躺了下来,“反正我到时候只要负责苦力活就可以了。”
学生会的三个主席,T'Challa负责安排一切事项,W'Kabi负责校外拉赞助,Erik负责布置会场搬东西这一些力气活。
说到这个,T'Challa依旧能记得当时,那些女生自告奋勇争先恐后地要去帮Erik搬桌子的壮观场面。
“那,”T'Challa将手边一份打开的文件合了起来,递给了他,“你的工作,交给你了,今天开始干起来吧。”
Erik像是灾难来临一样,十分不情愿地接过了那份文件。
“我就不该皮那一下。”


T'Challa回寝室的时候,看到他的舍友们都围在了一块。
“你回来啦,哈哈哈告诉你件事,我们当中出了个叛徒!”M'Baku夸张的大笑,然后十分用力地拍着W'Kabi的后背。
T'Challa盯着他们看了好久,突然反应了过来。
“你居然,你这个叛徒。”他笑着去打W'Kabi,四个人瞬间打成了一团。
原来,W'Kabi和比他大一届的Okoye 学姐在一起了,那是他曾经的部长。
“你可真行,学姐都被你泡到了。”M'Baku从一旁拿出一罐啤酒,拉开就往嘴里灌。
“我们两情相悦有什么错。”W'Kabi乘他不注意,一把把啤酒抢了下来,M'Baku没有意料到,啤酒有些从他嘴里喷了出来——这是他们宿舍的常态,关系好都是这样的。
T'Challa在一旁看着正在打闹的他们,心里突然想到了Erik。
后来得知了W'Kabi撑起胆子去表白,所以才有了这样的好结果。
T'Challa一边和他们一起“惩罚”着首先脱单的W'Kabi,一边若有所思地想着些什么东西。

那天是举办联谊晚会的前一天,场地的布置基本上都已经完成了。
T'Challa闲的没事的时候去了一趟会馆,想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改善的。
一进门,就看到了被女生围着的Erik。他好像还在排着座位,剩下了一些还没有放置的名牌——那是明晚他们几个的座位。
Erik没有发现他来了,T'Challa也没有立马走出去,而是掏出手机给Erik发了一条短信。
『你回宿舍了么?』
他看到Erik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看了一会,然后手指似乎还在屏幕上快速打了几个字。
然后T'Challa收到了回信。
『是啊我已经回去了~』
T'Challa轻轻地笑了一声,然后回了他一条。
『那我在会馆里看到的是你弟弟么?』
果然,Erik朝着大门这里看了过来。看到了以后,咧着嘴朝他挥了挥手。
T'Challa朝他走过去,Erik和身边的部员们说了些什么,她们有些不情愿地走了出去。
“你这么晚还来这里啊堂兄。”Erik拿起放在一旁的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口。他又开始了那副痞痞的样子,似乎在等T'Challa走到他的跟前。
“我过来看看你工作完成的怎么样了。”T'Challa看到了主席们的席位,还有被放在一边,印着他的名字的立牌。它们还没有来得及摆好,他干脆拿了起来,帮着Erik做着他应该做的事情。
“那我可是先走啦?”Erik装模作样地去拿放在一边的他装衣服的包包,还竖起耳朵听着身后T'Challa的动静。果然,不出他所料,T'Challa就叫住了他。
“喂——”他放下了手里还没有摆好的名牌,朝着Erik的背影叫了一声。
T'Challa缓缓地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一边的桌上,看到Erik停下来转过身,看着他,脸上满是疑惑的表情。
……
他想起那天W'Kabi脱单之后,整个宿舍都在那里感叹,表白要趁早。
M'Baku皱着脸拍着他说有什么喜欢的女生赶紧表白去吧,不然下一秒说不定她就去体育部了。
哦现在他不是要和女生表白,而是要和女生都喜欢的那个男生表白。
该死!T'Challa在心里骂了这么一句话,他正在朝着Erik走过去,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堂弟,他心跳的越来越快。
“啊?”Erik满脸疑惑地看着他。
“我……”T'Challa开始后悔自己在人生最青春的那几年怎么没有好好的喜欢过一个人,弄得他现在连告白该说的什么话都想不出来。
“你不会要和我表白了吧,堂哥?”Erik一下子说出了他心里正在想的东西,T'Challa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额……这个,怎么说呢……”他想去否认的,但是同样道理,已经够紧张的他因为Erik的一句话更是头脑空白,话都说不出完整的一句。
“要表白就快点说嘛。”Erik好像一点都不意外一样,还和他开着玩笑。他的手还撑着下巴,眼带笑意。
“怎么说……的确……额是这样的。”哎,一个老实正经的T'Challa,偏偏就对上了一个性格和他完全相反的Erik。
“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嘛!”Erik好像没有忍住,放肆地笑了出来,而且像是他遇见过的最好玩的事情。“那,哈哈哈哈哈哈堂哥,你可是有一百多个竞争对手的人啊。”
T'Challa静静地看着他大笑的样子,什么动作都没有,什么话都没有说。
“哈哈哈哈哈哈我记得我和你说过的,我可没有那么好追的哈哈哈哈哈哈。”Erik依旧在那里自顾自地笑,甚至没有发现T'Challa已经把刚刚他没有弄好的名牌快速的摆好,然后拿起自己的东西。“再说,你不是有那么一个娇羞的小学妹喜欢你嘛!”
“没有那回事……”
“不要解释了堂哥,其实……”
“那,既然这样,明晚的联谊晚会就加油哦。”说完,T'Challa头也不回地走了。
剩下Erik一个人站在那里,其实他还有半句话没有说出来。
“我不好追不代表我会拒绝你啊。”←这是他想说的。
但是Erik也没有放在心上,根据他对自己堂哥的了解,这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太大的事情。
联谊晚会的时候,T'Challa依旧坐在了Erik的旁边,但是正常晚会,除了必要的时候,T'Challa甚至都没有和他说一句话。
等到邀请学生会主席上台发言的时候,Erik看到了一个十分正常,甚至精神满满的T'Challa。
他和以前没什么两样,但是总觉得有些奇怪。Erik这么想着。
联谊晚会结束之后,T'Challa作为主席自然是要留下和W'Kabi拉来的那些赞助商留影,交谈。
Erik回到宿舍里的时候,路过隔壁他朝里面瞥了一眼,没有看到T'Challa。
他拨通了他的电话,永远都是正在通话,或者正忙。
Erik没有死心,用短信和Facebook挨个找了一遍T'Challa,依旧是没有回信。
不管了先睡一觉,反正明天要和他一起回家。
第二天早上,Erik一觉睡到了自然醒。洗漱完毕,将自己回家需要的东西收拾好了以后,他去敲响了隔壁宿舍的门。
来开门的是M'Baku,他一副被Erik吵醒的样子。
“你们堂兄弟两个今天就不想让我睡觉了是不是?”
“我堂哥呢?”Erik才没有管他刚刚被吵醒,只关心他的堂哥。
“他一大清早就走了,我刚刚睡着你又来敲门了!”
Erik楞在了那里。

—TBC—

评论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