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坚果

伦敦小警察和国际著名偷车贼先生

又米:

最近在看white collar而产生的一个小脑洞~
幼儿园文笔,没有太大逻辑,情节什么的可能bug也很多orz,如有不妥,欢迎指出~
ooc拉郎向,不上升真人੭ ᐕ)੭*⁾⁾
食用愉快~


       全年温和多雨的伦敦今天难得的风和日丽,万里无云,但伦敦警察厅却炸开了锅。从厅长到普通警员,每个人脸上都愁云惨淡的。
       原因?其实很简单——    
       Thomas Brodie Sangster要出狱了。
       按理说出狱并不是什么大事,毕竟每天有数不清的囚犯走出监狱大门,再次犯罪的也不少,可是能给苏格兰厂笼罩上这么一层乌云的却只有这么一个。
       至于这个的原因嘛,说起来就没这么简单了。
       Thomas Brodie Sangster,国际著名雅贼,长着一张能撩妹无数的娃娃脸,拥有unbelievable的一双长腿,爱好抽烟喝酒泡吧,时不时还能来秀一手贝斯,要不是他选择了江洋大盗作为职业,那还真是相当令人憧憬的人生模式。而提到这位贼界精英,那最大的特点就是他迷一样的窃取目标了——机车。一般的贼都喜欢些珠宝啊艺术品啊啥的,可Thomas Brodie Sangster先生偏偏就喜欢机车,虽说偶尔也会涉足普通窃贼领域,但主要还是对机车情有独钟。作为一个偷车贼,Sangster先生可以说是偷出风格,偷出风采了。他的名字在国际通缉名单上曾经名列前五,但一直没人能把他抓捕归案,就在人们以为他会成为业界看不见摸不着的传奇人物时,伦敦警察厅在一年前成功将他送进了监狱,而完成这件事的,是当时刚进来一周的新人——Freddie Highmore。
       回忆起这件事,Freddie至今都还有点摸不着头脑。他那天只是一脸茫然地跟着上司一起去追捕Thomas,也不知怎么搞的就跟大部队跑散了,他正准备开对讲机呼叫队友时就看见一个腿贼长的身影从前面飞速晃过去。这比例,这双腿,还能是谁?Freddie一边追一边呼叫队友支援,可是七拐八拐的就把Thomas跟丢了,正喘气儿呢,就听见马路对面传来机车发动的声音,他转头去追,又极其倒霉地绊了一跤,迎面驶来的一辆汽车从他身侧擦过去,让他手上和脸上都挂了彩,一时头晕眼花的,挣扎几下都没站起来。正耳鸣得厉害呢,有人把他扶起来,拉到路边,Freddie还准备跟人家说谢谢呢,眼前的黑影散了些,好心人的脸渐渐显现出来。
       嗯……还挺帅。
       嗯?怎么有点眼熟?
       Wait!这不是Thomas Brodie Sangster嘛!
       正义化身Freddie赶紧抓住眼前人,Thomas挣了挣想跑,结果扯到了Freddie受伤的手,把他疼的“嘶”了一声,他本以为Thomas会就此看到他的弱点然后更大力地挣脱逃跑,但是Thomas没有,他马上不动了,还皱着眉毛说什么“你别太用力弄疼你自己了,我不跑,我不跑行不行”的鬼话,然后乖乖任由Freddie铐上他带回了警车上。
       同事们看到Freddie满脸都是血的,还以为他跟Thomas进行了一番多么激烈的打斗,再加之Freddie凭借一己之力抓住了重大通缉犯,他理所当然地升了职。但是那天发生的事实在是诡异,Freddie总是不由自主地去想,他干嘛要扶自己呢?他为什么不跑呢?剑桥大学毕业精英Freddie Highmore陷入了人生最大的困惑之中,至今没有找到答案。而现在,他正站在厅长办公桌前,对着面前的文件目瞪口呆。
       “这怎么可能?!”Freddie简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
       “Anything is possible.”厅长表情严肃,一点儿没有在开玩笑的样子,“让Thomas待在监狱里也是浪费了,现在让他来当我们的犯罪顾问,戴上追踪脚链限制活动范围,协助办案,也算是监外服刑了。当然,他需要一个监护人,当时是你把他抓回来的,那你来当这个监护人我看是再好不过了。”
       “可是我根本不了解他啊,那时候抓到他只是个意外。”Freddie极力辩解。
       “可是你做他的监护人是他选的,这是他唯一的条件。上面已经答应了,你只能接受了。”厅长摊摊手,显然不吃他这一套。
       “什么?他选的?他才是犯人吧,怎么好像还是我们求他似的?”Freddie激动的脸都红了。
       “好啦好啦,别废话了,去监狱门口把他接回来就是了。”厅长冲Freddie摆摆手。
       “那好吧……最后一个问题,这上面写着他要住我家……可以让他住在别处吗?”Freddie弱弱地问。
       “你说呢?他住别处半夜跑了你把他追回来吗?”厅长挑起一根眉毛,这是他发飙的前兆。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接他!”Freddie见好就收,转身出门就开车前往监狱。
       远远地就看见监狱门口那个神清气爽的身影了,车开近了才发现Thomas今天穿的竟然还是西装,那神情看起来就像是刚度完假在机场等司机来接似的。文明礼貌如Freddie,也禁不住想要用那个F开头的词语问候一下他。
       不不不,冲动是魔鬼,Freddie自我冷静,冷静是天使。
      “嘿,”Thomas拉开车门坐进来,笑得很有那么点少女杀手的味道,“你脸上的伤好啦,手上呢?我看看,哦,还是留了点疤,啧。”
       “我不知道你这是打的什么主意,但是你最好老实点,我能抓你一次,就能抓你两次。”Freddie努力装作自己很有底气的样子,气势不能输!
       “嗯嗯,我知道我知道。”Thomas还是笑,盯着Freddie眼睛都弯成了一条缝。
       把Thomas带回家,Freddie让他睡在沙发上,作为一个警察,Freddie收入并不高,房子自然也大不到哪里去,沙发与床也就一墙之隔,隔音效果还忒差,半夜Thomas翻个身他都听的一清二楚。单身多年的小警察对突然到来的同居生活十分不适应,心跳的蹦蹦响是怎么回事?早上起来看见刚洗完澡就裹着条浴巾的Thomas脸烫的要烧起来又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
       剑桥精英Freddie Highmore再次陷入了人生第二大困惑中……
       Thomas在伦敦警察厅算是如鱼得水,每个进来的女性无论来时多么惊恐愤怒,出去时必定笑靥如花,天然安抚剂,谁不喜欢呢?苏格兰场开始承认,嗯,国际著名偷车贼不是浪得虚名。
       两周后,Freddie迎来了第一个需要用到这名犯罪顾问的案子。John Hunt,国际毒枭,为人谨慎残忍,毒品交易数额巨大,但总能逃脱法律制裁,不留一点犯罪证据。最近有线报显示他来到了伦敦,并携带大量毒品,唯一的问题是毒品在哪,找到毒品,就可人赃俱获。此人有个妻子,极为接近毒品交易,而她最大爱好就是逛逛各地鸭店,找找男妓寻欢作乐,因而Thomas此次任务即为与Freddie一同伪装为男妓,Thomas负责在迷住John妻子的同时偷到她的手机,然后Freddie紧急用手机给John发信息告诉他毒品被发现了,届时John定会去查看毒品,而警察们只需跟着他就能找到毒品进行抓捕。
       “哦!听起来很刺激啊小警察,你能演好吗?”Thomas调笑着。
       “我不用你操心,你好好完成任务,别到时候只记得跟富婆调情忘了正事!”Freddie气鼓鼓地说。
       “放心好了,你交代的事,我一定办到,you have my word.”Thomas坐到Freddie办公桌上,扯松领带,解开衬衣最上面一颗扣子,笑得一脸浪荡:“怎么样?”
       Freddie的脸又开始红了。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以前干了什么妨碍了Thomas偷车以致他现在要这么折磨自己。天哪噜……
       两天后的夜里,两人等在酒店套房里,Thomas以那天坐在办公桌上时一模一样的造型坐在沙发上已经开始喝起了葡萄酒,而一旁的Freddie穿着Thomas借给他的高级衬衣紧张的手足无措,谁知道Thomas哪来的钱买这种高级衬衫,反正他是没这么多钱就是了!
       门打开,走进来一个女人,可不止她一个人,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John Hunt。这种事可以让丈夫知道的吗?Freddie有点摸不着头脑。更让他想不到的是,John也是来寻欢的,而且他相中的还是自己,和他拉拉扯扯地进了房,耳机里传来那边Thomas和女人周旋调情的话语,弄得Freddie更慌了,但他表面还是装作十分镇定的样子。不,不能输,气势,气势!
       John选择先去洗澡,Freddie趁机在他房里翻了翻,边翻边听见那边说着什么“您的眼睛真美”“这次的生意一定很愉快”“简直不想让这成为一场交易”,Freddie越听越生气,就这么开心的嘛!他还记不记得这是任务啊!他气呼呼地坐到床上,突然感觉有什么脆脆的声音,掀开床垫一角,一张地图露出来,上面标注着各地藏匿毒品的位置。小警察十分激动,看看看看,色欲熏心就是这种下场!他拿了图正想跑,却被人大力压回床上,John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浴室里出来了。
       “谁派你来的!”一把刀比上了Freddie的脖子。
       “没有谁,我只是意外发现了这个,我没有恶意的!”Freddie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哦?这么说你真的是个男妓咯?那好,我们就来干你该干的事!”John把刀往下压了压,另一只手去扯Freddie的衣服。
       “Holy shit!”Freddie终于没忍住骂了出来,与John扭打在一起,可他赤手空拳的,终归没敌过John手里的那把刀,手上被划了一堆口子,刀架着脖子被抵在了沙发上。
       小警察内心突然很伤感,一年前他的手这样流血时Thomas因为怕他疼而被抓进了监狱,而现在Thomas却在不远处跟别人调情,再不管自己死活了。他为什么要乖乖被自己抓进监狱呢?好像有答案了。自己干什么要心跳脸红呢?好像也不再是什么特别难的问题了。人是不是总是要在死前才能弄清楚那些真正重要而又极其简单的问题呢?Freddie闭上眼,啧,有点不甘心呢。
       他没有等来脖子上的一凉,反而等来了一声枪响,睁开眼,John直直地倒在他身上,那个他曾经极其嫌弃的国际著名偷车贼扔掉手中的枪,把他身上压着的人踹开,抬起自己血糊糊的手心疼的不行。
       那首中文歌怎么唱的来着?哦对,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嗯,一定是因为这样自己当时才会吻他,Freddie日后回忆起这件事总是这样说服自己,但是很显然,国际著名偷车贼先生并不这样认为。
      “我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还让你给抓进了监狱,你怎么可能是突然爱上我的呢?这一切都是循序渐进日久生情的结果。”Thomas搂着小警察露出满足的笑容。
       “你的脚链什么时候能取掉啊?睡觉的时候总是刮到我,尤其是那个……的时候,很不舒服啊……”Freddie跟Thomas抱怨。
       “哦?”Thomas翻身把小警察压在身下,用脚链蹭了蹭他的小腿,凑到他耳边说:“那你介不介意再不舒服一次呢?”
       即使已经交往了这么久了,小警察容易害羞的毛病还是没太大改善,脸颊又变的红扑扑起来。国际著名偷车贼先生见状,决定今晚就休息一下好了,俯身一吻准备睡觉,却听见小警察忸忸怩怩地小声回答:“也……也不是很介意啦……”偷车贼先生立刻改变了主意,眉眼弯弯地坏笑起来。
       嗯,很久没有干回老本行了,那么今晚重新开一次车也是不错的嘛!国际著名偷车贼先生开心地想。

评论

热度(41)

  1. 铁塔坚果又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