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坚果

【蝙超】贺年Day.22 一次飞机失事

LEOMME:

***灵感来自阿汤哥和迪亚兹的《危情谍战》


***车牌:707163370(这是一个神奇的群,你可以在里面吃最冷的粮,开最快的车,高速公路,一马平川,欢迎各界大佬踊跃参加报名开车比赛)




克拉克收到好友结婚请帖时是三月份,上面写着婚礼准备在7月份举行,地点选在了靠近海边的一座小城市。克拉克提前预定了廉价航空的机票,准备飞过去参加好友的婚礼。而身为企业总裁的布鲁斯韦恩,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需要订机票这种事情,毕竟他有私人飞机,直升机以及蝙蝠机。


 


俗话说的好啊,计划赶不上变化。


 


马上就要到婚礼日期了,克拉克需要提前到达,他不仅是作为男傧相出场,而且还要帮助好友举行单身聚会。可天不遂愿,他定票的那家航空公司,因为业绩一直下滑,在四个月内被另一家公司收购了。克拉克到达机场后接到公司的道歉信,对方解释因为种种原因,只好将他的机票改到别的航班里。


 


克拉克,也就是超人,完全可以飞过去。但是,要知道超人在天上的时候总不能拎一个大行李箱,里面装着:西装,笔电,资料,洗漱用具,以及送给好友的结婚礼物。


 


他只好拎着重的要命的行李,搭上机场班车,前往另一个飞机口。


 


无独有偶,布鲁斯韦恩遇上人生中最倒霉的时刻。首先是他的秘书突然辞职,说要和真爱去环游世界。好吧,看在她热泪盈眶的面庞,你还能说什么呢?其次,他的私人飞机进入维修,而直升机因为零件原因也停在机库。布鲁斯这回前往的城市,是一座位于海边的小城,为了和那里的企业谈合作,自然不能调用蝙蝠机。


 


最终,布鲁斯不得不坐在电脑前,焦头烂额的寻找还有余票的航班。


 


***


 


克拉克拖着行李寻找着飞机口,他将外套脱下来放在胳膊肘上。这座新机场他还从未来过,克拉克站在扶梯顶端时朝左望去,他看到了安检口。就在此时,一个满身酒气的醉汉撞到了克拉克身上。


 


克拉克只得退后一步接住这名醉汉,顿时,与乘坐扶手电梯上来的布鲁斯韦恩撞作一团。三个人乱作一团的跌倒在电梯口,布鲁斯努力抓住什么防止自己不要被绊倒,他现在马上就要向后倒去了!而身上已经挂了一个醉汉的克拉克,不得不赶紧拽住向后仰去的布鲁斯,以防止自己的裤子被他扯下去。


 


幸亏保安赶紧赶来,他们接过瘫成一团的醉汉,这才解救了克拉克。布鲁斯韦恩才正视这个手下触感非常硬实的男人,好吧,他穿的非常老土,现在还有人会这么穿格子衬衫并且把他们严实的塞进系着皮带的裤子里吗?


 


克拉克看了看布鲁斯,做记者已经有点年头的他立刻认出了这位富商,不过他下一秒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毕竟名声在外的布鲁斯韦恩是绝对不会跑来这种地方坐飞机的。


 


布鲁斯视线下移的时候内心有点尴尬,他刚才慌乱中抓到对方的裤子,现在这条可怜的裤子显然没有经受住他那强健的肌肉和身体,裤线彻底绽开,半片布料脱离裤子可怜兮兮的暴露出大腿。


 


克拉克也低下头,半是庆幸自己没有将制服穿在里面,半是庆幸对方没有拽破更让人尴尬的地方。


 


“布鲁斯韦恩,不好意思,请务必让我承担点什么。“布鲁斯打破沉默,热情的伸出手自我介绍。克拉克略有迟疑的回握住,这种情况下,对方如果愿意承担损失也很好,不过克拉克可没有想到布鲁斯会怎么承担的。他们一起去了机场里最贵的那几家服装店,在克拉克一再婉拒都无效的情况下,布鲁斯喊来导购员,让他们尽职的帮克拉克挑一身“像样”的衣服。


 


布鲁斯等待时还感慨自己到这个岁数了居然会带男人来服装店,但当他转过身,看到从试衣间出来的克拉克时,他不由得感谢起来。


 


合身的剪裁完美凸显了克拉克健壮的上身,他那略显土气的衬衫被换成了完全衬托出那双蓝眼的灰色三件套,裤子略微紧绷的包裹住挺翘的臀部和肌肉结实的大腿。


 


克拉克显然不常遇见这种状况,他略微无措的面对布鲁斯,他在试衣间试图找过价签,然而价签上根本没有价格,不过看这个面料,绝对不是他能承受的住的价格。


 


布鲁斯笑着拍了拍克拉克的肩膀,他较克拉克高一些,非常自然的就将克拉克拢到身侧:“请务必不要拒绝,毕竟,我是不会让救民恩人穿着破裤子的。“


 


克拉克现在可以确认,这绝对是布鲁斯韦恩,不过他还是婉言表示谢绝。布鲁斯停下来,仔细看着克拉克,这让克拉克不由得有点担忧,要知道布鲁斯韦恩可算得上他目前供职的报社最大的股东。


 


然而布鲁斯确爆发出更灿烂的笑容:”克拉克,你是一位记者吧,那你肯定知道我是谁了。我是一个慈善家,但这不代表我会随意的把钱撒到大街上。我看过你的机票单,我和你是同一个航班,看在这次相遇,我想我们可以算作朋友吧。“


 


克拉克诧异的伸手到外套中摸了摸,那张机票仍呆在原处。布鲁斯挥了挥他的机票,上面赫然印着同一个航班号。


 


经过繁杂的安检(克拉克坚持自己提行李,天知道要是再有什么经过布鲁斯的手,他还会知道什么),登机后,克拉克终于坐下来准备好好问问布鲁斯。


 


布鲁斯尽管坐在经济舱,但完全没有新闻报道上那种傲慢的态度。他对空姐的彬彬有礼赢得了空姐咯咯的笑声,当然这和他英俊的外貌脱不了关系。


 


现在他盯着克拉克,一副尽管来问我的表情。克拉克脱下西装,谨慎的将这昂贵的衣服放在隔壁座位上。


 


”好吧,我的确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的。“克拉克实在无法拒绝那副“赶紧来问我“的表情。


 


”首先,你在看左边的安检口,从那边起飞的航班数量就屈指可数了。然后我在拍你肩膀的时候看到了你的机票,显然你不是仓促订购,因为那上面还有一个航空的道歉信,什么人会提前订购一趟前往海边非旅游城市的机票呢?只能是为了专门的事情。你第一眼看我的表情,就显示你绝对认出了我,但你谨慎的没有下定论也没有尖叫出声。从你的着装,行李箱的新旧,你要不从事企业事务要不就是媒体工作。最主要的是,我在你换衣服的时候看到,上衣内袋装了一只录音笔,所以答案很明显。“布鲁斯摊开双手,显然他观察细微,而且心情愉悦。


 


克拉克被他逗笑了:”好吧好吧,记者这块算你猜到了(嗨!那可不是猜测!),说到录音笔,难道我不能是一个商业间谍之类的吗?“


 


布鲁斯在空姐提醒系上安全带的时候,隔空用口型对着克拉克说:”拜托,格子衬衫?“


 


***


 


克拉克前往洗手间的时候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他不是一个会在人群聚集的地方去肆意听别人心跳的类型,但今天的航班实在太奇怪了。


 


这趟飞机上除了他和布鲁斯,仅稀稀落落坐了四五个人,这在这种季节显然很罕见。而且他们尽管装作互不认识,但他们上飞机后那互相示意的目光,更不用说衣服擦过金属刀具的声音和略紧绷的肌肉。克拉克听了听他们的呼吸,他们在努力平复紧张。


 


克拉克仔细分析着:肯定不会有人想对克拉克动手,他并没有需要出动专业人员的地步,超人的话更不可能;好吧,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布鲁斯韦恩。他有这个价值,而且这不是他的私人飞机,的确是一个好的窗口期。


 


克拉克接下来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救出布鲁斯呢?


 


舱内,布鲁斯缓缓放下刚才执意要克拉克喝下的鸡尾酒,他故意调笑克拉克但实际上在观察那群清道夫。他还蛮喜欢克拉克的,他为人风趣,有原则,长的很迷人。不过此时此刻,他听到刀具被被拨出来地声音,布鲁斯不由叹了口气,站起身露出一个笑容:”你们准备谁先上?“


 


克拉克头抵在飞机卫生间里狭小的镜子上,他刚想冲出去帮助布鲁斯的时候发现,布鲁斯手法非常老练,用的劲道刚好,没几下就把这群人打翻在地,整个过程没有超过五分钟,甚至都发出什么大的声音,当然除了被痛揍的嗯哼声。克拉克觉得自己要重新看待这一切,很显然,布鲁斯不需要超人的帮助就能搞定。他拉开拉门,走出来就看到机舱内布鲁斯笑吟吟地端着那杯鸡尾酒望着他,那几个歪着脑袋昏迷过去的清道夫被他放在座位上。


 


”呃,没发生什么事吧?“克拉克假装毫不知情,布鲁斯额上渗出一些汗水,他力劝克拉克喝下那杯酒。


 


克拉克有点不知所措,他被布鲁斯强硬的按在座位上,肩膀上透过衬衫的温度烫的吓人。


 


”我们可能遇上了一点小问题。“布鲁斯略带歉意的向克拉克说,克拉克环视一圈,紧接着他就看到,驾驶室的门敞开了。透过打开的门扇,可以看见机长已经完全晕过去,估计是一个清道夫在反击布鲁斯的时候,挥出去的东西正中了机长后脑勺。而副驾驶明显也是被雇来解决布鲁斯的,毕竟他现在也歪着脑袋躺在舱内过道上。


 


他刚才只是听到几声闷哼,怎么就没想到会是现在这个状况!克拉克脸上的表情一定很慌乱,布鲁斯安抚的继续将克拉克按在座位上,还贴心的帮他把安全带系紧:”放心吧,我们会没事的。“


 


这怎么让人放心啊!克拉克内心无声的呐喊着,这已经不是‘如果我冲出去,他们会发现我弹刀,这样就会暴露超人在此!‘的情况,而是‘我现在要不要立刻换上衣服接住失控的飞机还同时让克拉克待在舱内!’


 


布鲁斯一把将机长从座位上拽下来,他开始驾驶起飞机,看上去很熟练的打开了一些仪器开关。克拉克跳起来完全没顾得上安全带被拽断,他想打开行李箱拿出自己的制服,然而他僵住了,布鲁斯居然头也没回的说:”克拉克,待在座位上。“


 


然后他居然还有空回过头,向克拉克露出一个标志性的韦恩王子式笑容:“我们马上就要着陆了。“


 


***


 


伴随着大片大块玉米田被铲出一道深沟,还有一些田间草垛被连根铲飞,最终飞机危险的停了下来。没有大火,也没有接踵而至的警报声。克拉克站在距离飞机十几米外,心情复杂的看向布鲁斯。


 


这位哥谭富豪看上去毫无不适,他将散下来的头发拢到后面,表情有点兴奋,完全不似一位刚刚经历了被刺杀且飞机失控后迫降的人该有的表情。


 


他仔细确认过飞机目前的状况,和克拉克一起将舱内的清道夫捆了个结实扔到玉米田里。现在他朝克拉克走去,布鲁斯的手上贴心地拿着他的行李箱和外套。


 


“你准备对那些人怎么办?”克拉克接过行李箱,布鲁斯双手插兜一副非常轻松的样子。


 


“喝点这个,你可能会不舒服。”布鲁斯掏出一个酒瓶扔给克拉克,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当然,布鲁斯韦恩是被人包下飞机都要除掉的富豪,而克拉克肯特是一个报社的记者。到目前为止,布鲁斯都没有表现出要对他做什么的企图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克拉克灌了一口,他敏锐的发现,酒里面的味道有些奇怪,像是迷药。他起头看向布鲁斯,布鲁斯侧开脸看着黑漆漆的天空。克拉克猛然明白过来,按照一般情况下,他应该已经晕倒在地。


 


呃,可是要知道,氪星人怎么会被迷晕呢?


 


克拉克略微思考了一下,要知道想骗过布鲁斯,他必须来真的。他努力回想起面对氪石时那种无力感和发软,身形开始晃动,眼皮往下垂去。布鲁斯冲上来抱住他的身体,克拉克不由的克制住自己想要浮起来的冲动。


 


他继续向地面坐去,好像地心引力彻底抓住了他。合上眼皮后,克拉克故意降低了呼吸速度,好似真的入睡一般。


 


布鲁斯抱住克拉克,沉默了一会,克拉克拼命忍住想要抬起眼皮的冲动,就为了看一看此刻布鲁斯的表情。


 


他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应该是布鲁斯在拨通电话。对面传来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从对话上来看,应该是布鲁斯的亲人一类的。直到听到一句话,他的心差点从身体里被吓出来。


 


“把我的蝙蝠机发过来。”


 


***


 


克拉克心情很复杂的被塞进蝙蝠机里,毕竟这个飞机从设计角度来说并不是为了携带过多的乘客,而且他那些肌肉也不轻。有几次听到布鲁斯气喘吁吁搬动他时,他都想立刻醒过来向布鲁斯道歉,他真的不是有意这样做。不过,克拉克还是继续保持住昏迷的假象,要知道,以他对蝙蝠侠的了解,这绝对不是一个坦诚的好时机。


 


布鲁斯显然已经获得了记者克拉克肯特的住址,趁着黑夜将蝙蝠机降落到克拉克公寓的楼顶上。布鲁斯一点也没怀疑那壶药酒的威力,否则他就不会趁克拉克假寐的时刻摸着他的屁股发出赞叹。好吧,这绝对是另一个让他不敢醒来的原因。


 


虽然布鲁斯受到了袭击,而且明显打乱了他的商业计划,但他仍然心情很好,丝毫没有慌张。在他搬动克拉克的时候,他不仅摸了克拉克的屁股,而且还故意捏了捏克拉克结实的臂膀,要不是知道布鲁斯是蝙蝠侠,克拉克绝对要跳起来。


 


不费吹灰之力,布鲁斯就撬开了克拉克的房门。在将他扔到床上后,布鲁斯兴致勃勃地参观了卧室厨房和卫浴,房间小的完全和韦恩宅邸无法比拟,不过他还是在四处查看,也许是为了排除克拉克和那些清道夫是一伙的可能性。


 


克拉克小心的睁开一只眼睛,布鲁斯正在厨房里倒腾什么,他听到布鲁斯往这边走来,赶紧缩到被子下,假装自己仍然睡得香甜。


 


透过微微的水气,克拉克知道,布鲁斯将一杯水放在了床头。这真的很贴心,克拉克想到,他以为布鲁斯会这样离开回到他的哥谭。然而布鲁斯拿过一把椅子坐在了床边,先是测了克拉克的脉搏,随后大方的坐在椅子上打开了克拉克的电脑。


 


克拉克听到鼠标和键盘的敲击,一阵沙沙的打印声随之而来,布鲁斯起身将打印纸压在床头玻璃杯下后静静的看着克拉克。克拉克都能感受到那目光快要实质性的穿透自己的皮肤,紧接着,布鲁斯弯下腰在他的嘴唇上轻轻掠过。


 


一声轻叹后,布鲁斯离开了房间。


 


克拉克茫然的坐了起来,他的眼镜被很好的放在桌子上,行李箱就放在床脚,桌上电脑还开着,床头上放着一张后天飞往同一目的地的机票,上面还写着布鲁斯韦恩的个人电话号码。他有点不敢置信,不是说布鲁斯的魅力不够吸引人,当布鲁斯愿意释放出那一面的时候,迷人就是他的特质。不过克拉克知道他是蝙蝠侠之后,吸引克拉克的那些都瞬间变得让人捉摸不透。


 


明天会有报道说明飞机失事,这肯定的,无论是谁做的,都不会留下什么痕迹,布鲁斯没有第一时间去搜查说明他对幕后黑手了若指掌。


 


克拉克边想边起身打开行李箱,拿出了那套超人制服,他脱下衬衫和裤子,思考着要不要现在出去追踪下布鲁斯的行踪。


 


就在他穿好后回过头,发现电脑上,那个标志着摄像头开启的小绿灯,那个从来没打开过的小灯,在一闪一闪。


 


克拉克顿时大脑一片空白。


 


***


 


蝙蝠洞内,布鲁斯喝着阿尔弗莱德煮的热红茶,他临走前在克拉克电脑里植入了一个木马,这么做当然不是为了监视克拉克,仅是安全起见,毕竟他被牵扯进来了,也许那人也想要伤害克拉克呢?


 


“布鲁斯少爷,如果你用手机木马收集犯罪信息勉强在我的原则之下,那么死盯着私人电脑摄像头屏幕就不是道德之举了。”阿尔弗莱德不动声色的看在眼里,弯腰在不远处修着头盔内部,头也不抬的向布鲁斯说着。


 


没有往日辛辣的嘲讽回复,阿尔弗莱德有些许纳闷的抬起头,他看见布鲁斯将自己埋在双手里,整个人陷入了一种许久不见的超级混乱和自暴自弃的绝望气息。


 


摄像头对面,超人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眉间。说真的,那一瞬间他的确想立刻把电脑扔出窗外,但可惜的是只有这一台电脑。超人深呼吸一口气,呼~~~,他对着摄像头做出口型:“圣母院顶第四个天使见,半小时后,行吗?”


 


电脑上没有任何动静,超人看了看,摄像头还开着。说明布鲁斯,或是蝙蝠侠,肯定看到了。他想了想,又说:“拜托了,布鲁斯,我们需要谈一下。”


 


摄像头沉默了两秒,绿灯闪了一下,然后就熄灭了。所以,这是个“好”的意思吗?


 


超人挠挠头,他迈步准备出门,但临时改变主意又转进厨房。


 


***


 


黑夜中圣母院屋顶上风声大作,天使像下一排照明灯挂在滴水檐上。超人降落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蝙蝠侠,准确说是听到蝙蝠侠藏在阴影中。他主动朝蝙蝠侠走过去,伸出一只手:“克拉克肯特,星球日报记者。”


 


蝙蝠侠没有动,这如果是布鲁斯,估计已经热情的拉住对方。超人也没有退缩,他想了想又加了句:“起码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超人敢打赌,蝙蝠侠面罩下那绝对是一个忍俊不禁的笑容,只是没有完全展露,他回握住超人的手,简短的电子音:“布鲁斯韦恩。”


 


两个人初融冰雪后都有点惴惴,超人主动坐在滴水檐上,示意蝙蝠侠坐过来。蝙蝠侠经过最初的犹豫,最终还是走上前,他没有坐下,仍然站在天使像下,距离超人半臂的距离。


 


超人从披风暗袋里拿出两份三明治,取出一个递给蝙蝠侠。要知道经过这么长时间,他能听到蝙蝠侠肠胃在可怜巴巴的蠕动。


 


蝙蝠侠谨慎的接过来,闻了一下,明显带了点疑惑。超人说:”因为我以前看到过你吃墨西哥卷饼,不过那家店现在已经打烊了。我做了点三明治,加了一点酱和虾肉。”


 


两个人对着夜幕沉默的吃完了三明治,超人先笑了起来,蝙蝠侠侧目看着他。


 


“我在卫生间的时候,居然还在想要不要冲出去帮你,实在没想到你还能砸晕机长。”


 


蝙蝠侠没好气的回击道:“要不是为了保护某位软弱的人类,我就会用飞镖了,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超人越回想越笑得大声:”说真的,就算是蝙蝠侠,随身携带一瓶迷药?“


 


蝙蝠侠毫不客气地瞪视着对方,不过死亡凝视并没有起到作用,他叹了口气,耸耸肩,随便吧,”那只是为了一些场合使用。“


 


“好吧,你引起我的好奇了,什么场合?“


 


”一些不太方便的场合,你有些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超人补充道:”比如在搬动昏迷不醒的人时捏几下屁股?“


 


蝙蝠侠滞住了,面具遮住了表情,不过他的嘴唇紧抿着,散发出一阵不快。超人舔了舔嘴唇,让它看上去更红润,他飞起身,漂浮在空中。在他身后,旭日初升的太阳正散发出第一道曙光,黑暗逐渐褪去。


 


他直逼到蝙蝠侠面前,蝙蝠侠仍然绷着脸。他觉得有点好笑,好似套上这个面具后,布鲁斯的一切喜怒哀乐都被实实在在的掩埋住。他盯着那双瞳孔,他可以在蝙蝠侠的眼睛中看到自己的倒影,对方轻柔带股金属气息的呼吸扑在他的脸上,然后超人亲了上去。


 


不同于布鲁斯那个轻柔的偷吻,超人用了点力气。他先是轻轻的咬了咬对方的嘴唇,然后用舌尖舔了一下。蝙蝠侠身上的肌肉在他亲上来的那一瞬间暴起又压制下去,他似乎在极力忍耐,不知道是该立刻推开超人还是该立刻抱住他。


 


超人往后退去,蝙蝠侠似乎有点意犹未尽的向前迈了一小步,他的眼睛仍然挣扎着,不知所措。


 


”下一回,记得要在我清醒的时候。“超人说完,拔地而起冲向云端。


 


蝙蝠侠看着超人远去,手里握着超人趁着亲吻塞给他的小纸片,那是一张记者名片,背面用圆珠笔写了一个私人号码。


 


蝙蝠侠早就知道这个号码了。自从他坐上飞机发现情况不对后,就让阿尔弗莱德侵入了航空公司去调查所载人员信息。不过他没有扔掉这张小纸,而是塞进了腰带后跳上了升起来的蝙蝠机。


 


阳光开始冲出地平线,圣母顶上的天使像如同披上一层温柔的金纱,屋顶上已经空无一人,只有一群鸽子在咕咕的走来走去。


 



评论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