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坚果

【BS】Everybody Knows Who You Are[1]

这个设定太好玩了(。ò ∀ ó。)

斯普:

Warning


OOC,私设成堆,请不要带着脑子去看,因为逻辑根本经不起细致推敲


 


Summary


简单来说,谁会觉得带一副眼镜就能隐藏身份呢?


 


 


 


 


[1]


 


  “不不不,克拉克,你听我说。”路易斯婉转拒绝他,“我们还有的是机会,你刚刚病好,我怕采访出了什么纰漏,那可是布鲁斯韦恩。”


  “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克拉克差点用叫的了,“我们上一次采访他赞助正义联盟的那一部分还没有结果呢!他说了有空安排会面,这都一个月了!”


  路易斯有些头疼,她揉了揉脑袋,“听着,那一部分是我和艾米负责的,我今天一定会抽出时间找到他。”


  “在采访莱克斯卢瑟的同时?”克拉克深表怀疑,“你知道他有演说癖……”


  路易斯几乎是在叹气了,“就只是,相信我,好吗?我不该跟你抱怨这件事。”


  克拉克心不甘情不愿地挂了电话。他开始认真思考借一套合适服装究竟需要多久。


 


 


  布鲁斯韦恩恶狠狠摁断了传呼机。


  好极了,超人回来了,紧接着告诉自己有事要忙。他本来还指望着成年人之间的工作能把自己从宴会解救出去呢——结果就是这样?“B,我现有急事要忙,关于任务和你要和我谈的氪星科技的事情我们明天再提……”


  布鲁斯开始凶狠地擦拭着眼镜。夜巡的一点事故让他的鼻梁和眼角处留下了擦伤,一副眼镜可以很好的遮掩淡化它们——回过头来,仍旧所有人都能顺利认出布鲁斯韦恩,超人的氪星科技是怎么做到用一副眼镜遮掩自己的?


  一开始这个问题是闪电侠提出来的。他在瞭望塔上飞快调节面罩暗处的调节带时,不经意扫了超人一眼。蓝大个飘飘乎乎在控制台前和蝙蝠说着事情。不在出战状态,蝙蝠卸了披风整整齐齐叠在桌面上,但他仍旧带着面具。超人的侧脸看起来棱角分明。他突然想到了那个问题:“超人?”


  超人和蝙蝠讨论的声音弱了下来,他扭过头,蓝眼睛引人注目,“什么?”


  “上次你说你有一份地球工作,那你平时是怎么隐藏身份的?我是说,你又不带面具——”闪电侠拍了拍自己的面具,又摊开手掌指向蝙蝠,“别人认出来你的可能性应该非常大吧?没有人怀疑过你的身份?”


  蝙蝠侠开始看向超人。闪电侠意识到他也对这个话题起了兴趣,而超人开始仔细思索,“我有一副眼镜。”


  “呃?”闪电侠愣住了,“眼镜?”


  “我猜是生物气场的原因,如果我戴上眼镜几乎没人会认出来我。”


  “哇……”行吧。巴里开始羡慕氪星高科技了。而他注意到蝙蝠落在蓝大个眼睛上的动作:蝙蝠侠明显别有所图。


  实际上蝙蝠侠确实被这一次谈话中的眼镜吸去了兴趣——氪星尖端科技?戴上就可以模糊生物气场,那么加以应用的话可以提供不少好处。


  卡尔望向已经从谈话中脱节了的蝙蝠侠,“B?”


  蝙蝠侠回过了神。


  当然了,他还在想这件事情。联盟才成立没有几个月,其中露脸的几个人都不需要在人类社会中扮演什么角色:亚瑟整天跑的地方被冰山封住连无线电都没有;戴安娜在天堂岛住着,据说是在训练亚马逊战士;维克托不是呆在联盟,就是在星际实验室里。而闪电侠,绿灯和超人,据他们自己声称,他们确实有份人类工作。闪电和绿灯用面罩保护自己的身份,而超人……


  如果超人的氪星技术可以广泛应用呢?布鲁斯清楚亚瑟和戴安娜也想融入人类社会。况且,应用于作战,他们便可以舍弃面罩这个相较来说并不安全的因素。


  这个念头始终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超人和绿灯分头去外太空执行任务,而地球上的超级英雄们开始短暂地进入了假期。蝙蝠侠照例夜巡,最近仅仅只有抢劫偷窃之类的小打小闹。作为蝙蝠侠,他看起来清闲了不少,而作为布鲁斯韦恩,他几乎是脚不沾地。


  布鲁斯一周前看着计划表几乎惊呆了,“能源净化器械发布会,生日宴会,捐赠感谢会……阿福!足足六个关于捐赠的宴会!我们就不能取消几个吗?”


  “事实上,少爷,已经排除四个不必要宴会交给格雷森少爷了,您就知足吧。”阿尔弗雷德正在给门口的花修剪叶子,布鲁斯发誓他再练二十年也达到不了管家飞快的手速——同时兼顾观赏性。那简直是世界难题。而对于布鲁斯韦恩来说目前最大的难题就是应付宴会。


  第一个宴会他还能打起精神。等到第三个时他已经明显不太耐烦,记者几乎追不上他。超人倒是告诉他任务顺利,这让他又想起了氪星眼镜的事情。第五个宴会他坐在角落里打瞌睡的照片被记者偷拍了去,阿福把它挂在床边无声嘲讽了他的不用心。到第七个时,布鲁斯从来没有那么热切期盼过恐怖袭击。这么说或许并不恰当,但他真心需要一个契机把他拉走。


  算算日子,超人差不多该回来了。他随身携带的传呼机响起来时,布鲁斯记起氪星新科技而为之一振。他想从宴会立刻脱身,而超人给他带来一个坏消息。


  蝙蝠侠不想显得那么不近人情,“好吧,明天顺便带上你的眼镜。”


 


 


  克拉克肯特同样很忙。任务完了第一件事竟然不是休息——换句话说他也不需要休息,但有一个无所事事的夜晚让他度过,他会更有精力去做事情。


  他刚刚落地,路易斯的电话就打来了。对方要求他尽快整理好明早佩里要的资料,接着抱怨自己即将错过一个访谈。


  “呃……我以为你就在宴会现场。”克拉克有些疑惑,“怎么回事,你错过了莱克斯卢瑟?”


  “不!是布鲁斯韦恩……”路易斯尖叫,全无淑女状态,“我从来没想到他会规规矩矩的来参加宴会!”


  “需要我帮忙吗!”克拉克摩拳擦掌,兴奋不已,“你知道,佩里从来只让我做校对和排版,或者后续采访的编辑,我还从来没采访过谁……”


  “噢,克拉克。”路易斯安慰他,同时婉转拒绝了,“你知道布鲁斯韦恩有多难采访,你搞不定他的,小镇男孩。”


  “……”克拉克皱了皱鼻子。


  “我会找到机会的。机会以后多得是,就算没有采访到,错过了就错过了。”路易斯违心开口,“你好好休息吧,病好了吗?”


 


 


  挂了电话,路易斯长舒一口气。


  整个星球日报见过克拉克肯特的人都他妈的知道克拉克肯特得病这件事是假的。但他打电话要请病假时,佩里仍旧哼哼着勉强同意了。接着半个办公室的人相互对视一眼,心里都清楚这人究竟要干什么去。路易斯又出了口气,这次是叹气了。


  每一天克拉克肯特走在路上大家都担惊受怕。偏偏这家伙还是个热心肠,非要帮大家带午饭带咖啡,当然,他要是不热心肠,那也不是个克拉克肯特了。


  路易斯不敢想象他出现在这种场合会怎么样。如果是普通民众还好,如果是出现在这种全是各怀鬼胎的邪恶有钱人场合下,克拉克肯特死无葬身之地。毫无疑问的。


  她看到了莱克斯卢瑟,回过神来,路易斯捋了捋头发,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向他走去。


 


  布鲁斯和超人通讯完,走出洗手间后,发觉莱克斯的演说快完毕了。前一个演讲的是他,他们合伙资助了大都会与哥谭在内的多所孤儿院,布鲁斯望着滔滔不绝的卢瑟,觉得嗓子眼发干。他站在临时搭建的吧台旁边要了一杯酒,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韦恩先生!”


  有无数人都认识他,有无数人都会这么叫他,于是他在转身前的一瞬间并未没有回忆起这个声音属于谁。不过不打紧,只用转个头,优雅,风流倜傥,不失潇洒的转一个头就行,他现在是布鲁斯韦恩——


  一位记者站在他的面前。


  他穿着明显借来的旧西装,挂着记者证,站在他的面前,蓝眼睛眨了一下,布鲁斯韦恩被他震惊到无法维持布鲁斯韦恩的样子。布鲁斯韦恩该是什么样子来着?


  他彻底忘记了,蝙蝠侠进入了防御状态。


 


 


  路易斯莲恩有没有说过,每一个见过克拉克肯特的人都震惊晕眩过至少五秒钟?


  一个出现在大都会所有报纸杂志封面,披着红披风的人,这张面孔昨天还在头条,今天就突然出现在招聘办公室。负责招聘的吉米奥尔森发出了一声被强硬塞住又吐出的惊叫。


    “先生,你怎么了?”克拉克有些担忧。


    “我……”吉米瞪大眼睛,“我想起来我出门前似乎忘了检查窗户有没有关?”


  当时是中午与下午的上班交界点,留在办公室的人不多。佩里和路易斯正在为去出差的飞机讨价还价,他们两个成功被那声尖叫吸引了,接着路易斯手中的咖啡杯差点落地。


  “我是因为昨天的报道出了幻觉?”佩里还算冷静,“这人怎么敢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人群面前?”


  “来应聘的。”路易斯定睛看了几秒后,玻璃房里的人似有察觉,向她这个方向看来。但那时一扇单向玻璃。路易斯和佩里对视一眼,“我们应该怎么办?”她问。


  佩里不愧是见过大风大浪的男人。“我们大概应该雇佣他。”


  “雇佣他?”路易斯挑起眉毛,她想开口问问佩里是不是疯了,但她说的话却是,“太妙了。真的。”她将手中的咖啡一杯饮尽,“我猜我们应该马上把所有人都召集在一起开一个紧急会议。”


  但是说真的,谁他妈会觉得戴上一副眼镜别人就认不出来啊?


 


  布鲁斯韦恩深深陷入了这个疑惑当中。


  “我不明白,超人,”布鲁斯脑中飞快思索了最近一年自己的行动,按理来说没有什么疏漏。头盔:衬着铅,心跳频率他也改变了。没有任何理由超人会突然找上门来告诉他:“布鲁斯韦恩,蝙蝠侠,你有什么事情要和我商量吗?”——世界末日吧,大概。


  “你在这里做什么?”布鲁斯问道。


  对面的人惊慌失措了一秒钟。惊慌失措!说真的?布鲁斯屏住呼吸勉强度过了他手脚不知往哪儿放,用力扶了几下眼镜,肤色骤然变红的过程。超人就这么站在他面前露出这么一系列过于人性化的动作让他脊背寒毛倒树。接着他开口瞎说了,“我想你认错人啦,韦恩先生。”


  布鲁斯屏着气,努力克制自己给迪克消息让他送来氪石的冲动。“是吗,那么是你?”他皮笑肉不笑,这种情况下他实在很难真心笑起来,要仔细看他说不定还有几分狰狞。对方将自己胸牌上的字念了出来,“星球日报,克拉克肯特,韦恩先生。”真是见鬼了,给他拍照粘照片的人是瞎吗?星球日报的老板是怎么想的?雇用超人?这真的不是个世纪玩笑?超人不会谋杀了克拉克肯特然后用他的胸牌来故意看蝙蝠侠出丑吧?这代价是不是太大了点?


  超人完全没有听到布鲁斯心中的惊涛骇浪,他从口袋掏出一个本子——谁在这个世纪还会用本子记东西!接着摁下自动铅笔,后面还带着橡皮的那种——布鲁斯半张着嘴,活像是个白痴,眼睁睁地看着超人用蓝色眼睛斜瞄他一眼,“您出于什么目的自助正义联盟呢?”


  布鲁斯韦恩一口气呛在了喉管。


  “你采访过超人吗?”布鲁斯莫名其妙地问他,“冲在救灾现场前面拍过他的照片采访过他吗?”


  “呃……实际上,我还仍旧在实习期。”克拉克有些不好意思,“经验不足。”


  “好吧,好吧。”他望向周围,大部分人的注意力仍旧在滔滔不绝的卢瑟身上。克拉克肯特仍旧无知无觉,静静等待着他的回答。若是路过门口,他的鞋部一定会沾到庆祝时洒出的彩色碎屑。而他没有。


  “再说一遍,你是在哪个报社来着?”布鲁斯前言不搭后语地问道。






-----------------------------TBC--------------------------

评论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