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坚果

【TSN/SE】Tame me.

慕砚白:

“瞧我在这里找到了什么,”轻佻的声音在Eduardo身后响起,“这不是哈佛的高材生嘛。”


 


Sean Parker。


 


正在洗苹果的Eduardo动作一滞,他不得不做了几个深呼吸才勉强压制住转身把苹果甩到Sean那张帅脸上的冲动。


 


隐忍是一个成功商人必备的品质,Eduardo。他告诫自己。如果不能一次性把Sean砸成毁容,那还是静待良机比较好。


 


“今天不准备对我说点什么吗?”Eduardo还在给自己进行心理建设的时候,对方不知不觉走到他身后,温热的呼吸刚好在他的后颈拂过。


 


巴西青年眼皮跳了跳,从容不迫地转过身,将洗净的苹果放在Sean的掌心,安静离开。


 


没有得到预期反击的Sean愣住了。他低头看向手中的苹果,美丽的红色,清甜的气息,诱人得像是恶毒继母送给白雪公主的毒苹果。


 


咔嚓。他将苹果咬了一口。


 


很好吃。


 


殊不知不远处的Eduardo正默默在心里骂他:就不信食物还堵不住你的嘴!噎到最好!


 


之后的三天,Sean和Eduardo都相安无事。卷发男人不仅没有主动上前挑衅,甚至在两人视线偶尔相对的时候还会露出困惑和警觉的神色。


 


别以为给我一点好处就能收买我!


 


Eduardo费力地从对方脸上解读出如上信息。


 


谁想收买你了。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不过这倒是为他摆脱Sean的讥讽提供了一个好方法。


 


他自然不知道那一个苹果给了Sean多大的冲击。


 


Sean是个滥情的花花公子,这是众所周知的事。聪明的姑娘只会和他谈情,却从不会触及到“爱”这个字。毕竟Sean给她们的感情就只有那么一点点,何苦回馈太多再落个伤心的下场。如此时间久了,Sean也不免会认真的感情有了几分期许。


 


像是Eduardo对Mark那样不计回报的付出,他其实是有些羡慕的,这甚至是他看不惯Eduardo的理由之一。原因很莫名,因为这个笑起来很甜蜜的棕发男孩对另一个人好的同时,对他却态度极差。而Sean并不觉得自己比Mark差,如果非要认真比较一番,他甚至比Mark要好很多。


 


Sean每每在心中把自己和Mark比较出高下,都要顺便嘲笑Eduardo没眼光。


 


直到他从Eduardo那里得到一个苹果。这份小小的(在Sean眼中的)善意使他意识到,他实际上很想要Eduardo给与Mark的那样的关注。


 


对一个苹果的不同解读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开始发生变化。


 


 


Eduardo只当找到了一个让Sean闭嘴的好方法,而且这过程相当有趣。他每次投喂Sean,对方都会眼神警觉,小心翼翼,仿佛他这简单的举动背后有巨大的阴谋,可Sean每次都没有拒绝Eduardo的食物。渐渐的他似乎也习惯了巴西青年的示好,讥讽的话再没说出过口,反而无形中变得和Eduardo亲昵起来。


 


这样的感觉很微妙,Sean就像一只逐渐和人类熟悉起来的野生动物。Eduardo为自己联想到的比喻感到无奈,他扭头看看捧着甜甜圈啃得满嘴巧克力的Sean,果不其然,察觉到他的视线的Sean立刻抬起头,眼神凌厉了不少,皱着眉回望。


 


嗯,看来还需要再养一段时间。


 


他突然想起曾经Christy强迫他一起回顾的那本童话。


 


Sean的眼睛里似乎也住着一只狐狸,每当他们四目相对,狐狸就会对Eduardo说:“Tame me。”


 


 


Eduardo几乎对这件事上瘾,等他回过神来,照顾Sean早已成了一种习惯。相对的,接受他的照顾也成了Sean的习惯。


 


这感觉并不坏,尤其是他送出的好意总能得到对方的回应。有时是一个微笑一句道谢,有时是偷偷放到他房间里的礼物。他再望向Sean的蓝眼睛时,那只狐狸已经戴上项圈,舒适地蜷在Sean的眼底。


 


“你在想什么,Edu?”被他看了半天的Sean奇怪地问道。他们正坐在沙发上看一部无聊的电影,Sean的腿上放着一桶爆米花,两个人的肩膀紧紧贴在一起,一只有力的胳膊圈在Eduardo的腰上,灵活的手指挑开他的衬衫一角,轻轻刮蹭着腰间温暖光滑的皮肤。


 


Eduardo迷茫地眨眨眼睛。他好像用错了方法,虽然驯服了对方,自己却也被Sean驯服了。


 


“没什么。”他笑着回答,“只是觉得……这过程真是奇妙。”


 


Sean困惑地看了眼电视屏幕上老套无趣的情节,虽然没有理解Eduardo的意思,他还是附和着,扣住青年的后脑,将他拉近,给了他一个热烈的吻。


 


 



评论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