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坚果

The fighter(一发完)

写的真好

SORROW:

文笔渣,ooc严重,bug多,时间线有改动




 哈利奥斯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失去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彼得帕克,他只记得那一天他背着所有人订好伦敦到纽约的机票透过机舱留出的那块明净的玻璃窗看着那原本在陆地上只是黏在天空中的云,变得立体起来。


 


儿时好友的影像也是如此,首先像是一个点随着大脑的运作成为流畅的线条在大脑的白色纸张出迅速勾画出带着牙套眉头一拧就连成一字,或许是那面孔过于鲜活,无数纸张连续不断翻页转动起来最后立体成了那个喜欢对着自己傻笑的小彼得。


 


他应该长高了,哈利认真思考起来,不过可能还是那样瘦小而且还傻里傻气,想到那个自诩比自己大所以应该保护自己随后被别人揍得嘴角青紫的彼得帕克,哈利在心里不禁开始叹气。哈利相信彼得帕克无论怎样变都不可能变得超出他的想象,因为那是彼得帕克,唯一会在乎自己的人。


 


那天阳光正好,在飞机落地后,哈利走出机场,久违故土的气息将许久未回来的哈利包裹,他用力的吸了口气,感觉那伦敦的阴郁瞬间被冲走,整个人幸福地在阳光下蜷起脚趾,思考着先去Midtown Science High School踩个点,然后等着明天穿着连帽衫戴上口罩在那家伙领完毕业证书走下台后忽然跳出来,吓他一跳,顺便要求他带自己回家蹭饭,哈利喜欢梅婶做的苹果派,咬在嘴里可以甜化他的心。那带着温暖和烟火的苹果派,哈利在离家多年心心念念了许多次。边想着,哈利挤入了那自带快节奏的街道,招手打了一辆出租车。


 


 


哈利的行礼不多,就带了一个双肩背包左肩搭挎着里面打包着一些自己随意塞进去的小东西卡里的钱够他挥霍了,父亲对他的关心程度和他银行账户里的金额形成鲜明的对比,这么多年却也是习惯了。双肩包配上他休闲的牛仔裤和T恤再加上一件浅蓝色的运动外套,哈利伪装成Midtown Science High School的一员仿佛从未离开过,认真盯着那些教学楼和花丛,记下明天毕业仪式的位置,看着那已经在准备布置的主席台,哈利瞄了好几眼,终于找到了一个个出场时对应的位置,彼得应该能认出自己的样子吧。哈利从兜里拿出手机,看到黑屏反光出自己的模样时想了想,总归也是没多大变化,他对自己说道。


 


 


一共是三个点,首先是那观众席最后的位置点,在小心的站在那时,哈利将自己茶色的太阳眼镜摘下,环视着四周想要看看那个傻小子现在长成了什么模样,学生代表是一位阳光又美丽的女孩子,哈利在四周巡视时,不经意向主席台前望去时,在内心胡乱总结道,那宽大的衣袍和带穗的四方帽将所有毕业生都统一规划为一个模样,像是工厂里复制产生的货物,但是哈利无比确信,那些鱼贯上场在阶梯边排队的那一串人中,没有彼得帕克,他们对哈利来说都无比陌生,找不到一丝共鸣而起的熟悉感。


 


 


哈利提前站到了第二个点观众席最前排,以便再次认真观察那些等着念到名字然后拿毕业证书的人,以便找到他最好的朋友,领好证书的一个个走了下来,彼得帕克的名字还未被念到,他的身影也亦为出现,哈利有些烦闷地将口罩摘下,一张张笑脸只是让他脸色黑得更惨。最后,台上念起了那个熟悉的名字,一席宽大毕业袍在奔跑时带起的空气流动漂浮起来,鼓鼓作响,哈利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将连帽衫帽撤下,灰蓝色美目闪烁着和阳光下金发一样的光彩,最后却被台上猝不及防的拥吻搅动的沉在宁若海洋双眼的最深处,想要走到最后一个位置点的力气忽然就没有了,挣扎着还想向前,却生生停在半路,看着那个欢脱长成的大男孩,几步走下了台,哈利低头将墨镜带起,然后在一拳之隔的地方他们擦肩而过,彼得衣袂飘飘,哈利觉得自己一伸手就能抓住他的衣角,当然只是觉得。


 


 


哈利忽然意识到,刚刚走过的那个人陌生的气息大于熟悉的,不过他还是那样傻里傻气,个子却不知道怎么就蹭的这么高了,咧起嘴笑时露出一口大白牙,牙套显然已经取了下来,张开后的他带着依旧阳光温暖的味道,模样可以称为帅气,然后已经有女朋友了,有了他自己的生活。哈利觉得挺好的,只是感觉自己像是一块玻璃在这阳光明媚的一天忽然从内部裂开了一条缝,细小,却是存在的。


 


哈利没有尝到自己心心念念的苹果派,没有走到第三个也就是最后一个位置点,没有和彼得寒暄那些他早就准备好的说辞,巨大时光洪水的冲击,让二人之间的轨迹悄然转了一个弯,只是相逢不相识的路过。


 


然后阳光变得有些刺眼,哈利意识到,这个地方没有自己想象的好,梅婶的苹果派忽然也没那么想尝了,没有半分迟疑,哈利订好了当天去伦敦的机票,越早越好,跨上他的双肩背包,站在机场门口,没有半分留恋,也没有什么会挽留他,哈利走过安检回到那现在时熟悉的地方,颈脖处那块绿斑诡异地扩增起来,哈利没有心情注意到这一点。


 


再一次吞云吐雾一夜迷离后,哈利赤身裸体的在杂乱的公寓里醒来,站在自己床边的老管家恭敬地向他表示,他需要回国了。哈利曾经渴望被父亲叫回,现如今真的发生了,却脑海里都是那一副副裂缝起源的画面,终于,他回到了他曾经属于的地方,无端生出巨大的抵触心理,尤其是看到那密不透风房间内苟延残喘的父亲最终撒手人寰,临终之前还顺带宣告了自己的“死刑”。总是颤抖的双手原来是因为被死神靠近缠上提线,每次不属于自己意识下的颤抖都是死神“善意”提线牵扯的提醒,在不久的将来他将完完全全成为一具提线木偶一动不动,冰冷的烙上死亡的痕迹。


 


哈利看不到未来,直到蜘蛛侠出现在他视野里就着那份父亲唯一留给他的文件。不过最先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彼得帕克,那个用着担忧眼神望着换起西装三件套自己的彼得帕克,哈利知道,那一份不一样的感情应该远离,可是他偏偏控制不住自己。


 


人心大抵是这个世界最难琢磨的东西,有时候连自己也看不透自己的心,也弄不懂心的指示,在理智与感情中挣扎,最后还是不会趋利避害,学不乖。


 


 


哈利看着挽着自己肩头的彼得,觉得或许是天气太好,压抑过久的心情在那渴望过的人身边得到了释放,他看见彼得已然变得健壮的身躯,还有依旧喜欢冲着自己傻笑的模样,那一刻哈利仿佛回到了从前,直到“格温史黛西”这个名字的出现,哈利才如梦初醒,现在永远不等同于过往,终归总是不一样的,但是他还是有点贪心这难得有点温暖和宁静。


 


 


在电梯里,他再一次见到了那位阳光美丽的格温,他微笑着向她开脱着彼得帕克别扭的性格,即使心藏莫名的不甘,哈利还是决定为彼得帕克做点什么,好歹他是他最好的朋友,不是吗?


 


 


只是向彼得寻求帮助为找到蜘蛛侠来救命后,彼得的眼神慌慌张张,离开的背影也仓皇不已,结结巴巴的表示自己会尽力后,随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自己面前了,短暂的通话中也只是说自己很忙,然后,哈利知道了彼得最近在和格温复合,想到那天阳光下笑得幸福的他们,哈利再次认知到自己已然只是对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本来以为应该早有防备,却还是失落,怅然,那道裂缝不规则地蜿蜒加长,哈利无能为力。


 


 


彼得帕克淡出了他的生活,但那个拒绝了自己请求,将自己唯一活下去希望踩碎的蜘蛛侠却锲而不舍的缠上了自己,哈利不止一次把他赶走,可是那打不死的蜘蛛却还是要无时无刻不盯着自己,仿佛自己像是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一样,这让哈利很是恼火。


 


不是没有想过请雇佣兵来抓住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但是身为一个超级英雄他所拥有幸运女神的眷顾非常人所比,从他可以变成超级英雄这一点就足够说明问题他,哈利也试过自己动手去抓对方,可惜总是失败,哈利很讨厌这个不肯献血救自己却还要在一旁看着自己,然后还阴差阳错从门肯手中救下自己命的蜘蛛侠。


 


门肯那野心十足的眼神换谁也能看出,只是没想到他那么急不可耐地就率先派人暗杀他,当那一枚子弹穿过车窗差一点就要打破他的脑袋时,哈利冷笑着将车速提起想要通过飙车躲过那些摩托车上的亡命之徒,子弹擦过后备箱发出刺耳的声响,哈利不禁问候了一下他们父母,顺带心疼了一下自己新买的车,不敢懈怠,继续全速前进,随后忽然枪击声渐止,穿着红蓝制服的蜘蛛侠从车窗口溜了进来,示意哈利减速。


 


“我已经解决他们了,别开那么快,要不交警会找你麻烦的。”嘴炮满满的蜘蛛侠在面对哈利时总是有些不自然。


 


 


哈利通过后视镜看见那几个被吊在交通大桥上如毛毛虫一样的杀手,嘴角忽然扬起,手中的方向盘用力一个打转,车窗全部摇起油门踩到底冲向大桥一边像是要飞出去划出三分之二的抛物线,蜘蛛侠万万没想到哈利会这样做。


 


“呐,欢迎你和我一起陪葬,蜘蛛侠!”哈利对蜘蛛侠笑得俏皮又邪恶。


 


蜘蛛侠想要抢过方向盘显然为时已晚加上哈利癫狂的反抗,他只能迅速敲破车窗将哈利身上的安全带解开,大力一把抱在怀里,纽约橘黄色的落日余晖洒满整座大桥,哈利的新车完成了抛物线运动掉入水中,他在蜘蛛侠怀里被蛛丝吊着,裹满夕阳,心情复杂。


 


哈利的脸被整个埋在蜘蛛侠怀里,感觉到了他制服上独有的味道,还有那在高楼大厦间呼啸而过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哈利挣扎着将脸露出,看见脚下是傍晚处漏夜灯下的车水马龙,哈利有些心疼自己早上吹好的发型,但是又觉得这样放风的感觉挺好的,所以他服服帖帖地靠在纽约义警怀里,夜虽凉却有种沁人心脾的错觉感。


 


“做你女朋友或者男朋友一定很幸福。”一阵飘荡后他被放在奥斯本大宅门口,在蜘蛛侠转身准备走时,他忽然开口调侃道。


 


 


蜘蛛侠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迅速消失了。


 


哈利拢了拢身上的衣服,翻出手机手指在选好联系人准备拨出时还是没有点下去,只是将手机转了个圈又放回了口袋中。


 


 


 


门肯还有几次暗自行动最后总是被半路跑出的蜘蛛侠破坏,明明不愿意救自己,为什么还是要干预自己的死活呢?哈利不懂这所谓的纽约义警,脑海中不自觉地出现彼得的脸,然后是格温的,最后是蜘蛛侠,定格在最后一个,想到对方带着可笑的面具,在危险时总是及时出现,不介意间也总能看到那熟悉的制服颜色,哈利很气蜘蛛侠,可是他又感激对方,不是为了对方救他那条为时已断的命,只是为了他愿意看着自己,就像彼得说的,这很复杂,尤其是在他与最好的朋友渐行渐远的这段时期,这种对蜘蛛侠的感觉开始变得明显起来。


 


 


原以为门肯只能私下使点暗杀这种不入流的手端,可是没想到,他早就构陷圈套让自己出局。哈利接手公司时间不长,在面对虎视眈眈的门肯时就这样吃了一个大亏。


 


“没有人会记得你!”门肯在哈利耳边讥笑道。


 


 


哈利不屑于和这种人说些什么,只是对着他冷笑,自己主动走出了奥斯本集团,上天也没有对他怜悯到哪去,只是下了一场中雨,将他变得更加狼狈,雨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没有人会记得他吗?不,他还有彼得,彼得会记得他的,哪怕他早就将自己抛诸脑后后,沉浸于甜蜜的爱情中无法自拔?哈利开始变得没有底气来了,走入巷子中,想要把自己藏起来,结果碰到爱岗敬业下雨天也依旧在辛苦工作的几个小混混。


 


哈利成功用不屑的态度把对方惹怒,揪着衣领,要落下的拳头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几声惨叫。


 


然后纽约义警披着条围巾,撑着从小混混那抢来的大黑伞将落下的雨水挡住,人来人往,各自匆忙,他可笑的装扮像是狂热粉的cosplay,但是哈利知道,那就是他。


 


“要回家吗?”蜘蛛侠对他问道。


 


哈利抬头看着这个莫名其妙却又带着可爱意味的家伙,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蜘蛛侠有些摸不着头脑,“那你到底?”


 


哈利只是抬起手放在那面罩上,蜘蛛侠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哈利的手一落空然后被握成一团拿住了黑伞伞柄,哈利叹了口气。


 


“我只是想亲你一口。”哈利抓住蜘蛛侠的手,趁着对方呆愣时,踮着脚隔着面罩亲在了对方不知道是下巴还是嘴唇的位置。


 


 


“现在我准备要回家了,蜘蛛侠先生。”哈利对着他露出了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


 


 


蜘蛛侠先生可能是第一次被调戏,呆了好久才发出一句“你为什么要亲我?”


 


“因为觉得你可爱,所以想调戏你啊!蜘蛛侠先生你看不要误会了啊,你很好,但是你再好再无所不能也不是我喜欢的那个人,单纯的只是调戏。”看着对方扭捏的样子,哈利撑着伞解释道,“并且我对你不愿意贡献血这件事还是很计较的,今天对你心情好,就不骂你了。”哈利走出了小巷,耳边传来身后的一句没头没尾的再见,在接下来的几天,蜘蛛侠再也没有出现在他面前。


 


 


哈利才意识到那句再见的含义。


 


 


 


 


被逐渐遗忘是哈利奥斯本的宿命,只不过那时候,他未曾发现。永远要到后来才会发现一切隐藏在不经意间的必然,人皆如此。


 


 


当注射器将蜘蛛毒液推入自己血管内,实验室最后被门肯关闭,他感觉到自己脊背上的那一片被重新规整重拍,脸上出现吓人的绿斑,他别无选择穿上那身可以救命的盔甲,成为了绿魔,在那场战斗中,他失去了自己最好的朋友,蜘蛛侠彼得帕克失去了自己的初恋阳光女孩,两人都伤亡惨重,谈不上谁比谁惨。


 


哈利无法忍受隐瞒和背叛,蜘蛛侠不愿意救他可以因为是平生不识,那彼得帕克不愿救他,连解释都没有用另一个身份看着自己苦苦挣扎在阴谋手中依旧无动于衷,那是因为什么呢?他可以死去,却不能接受自己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对自己无动于衷,当感情产生不平等时,就会出现心理的不平衡,哈利现在的情况大抵就是这样。


 


人生对他来说本来还长,没想到却被困在过往,最后甚至要将自己交代在诅咒中,连最后蜘蛛侠带来那几分关注也只是为了帮助女朋友监视自己有关电光人背后的黑手,因为那几份非法实验操作的允许人,写的是自己的名字,如此可悲。


 


说到底,他在彼得帕克心里只是个不值得信任的人,关于蜘蛛侠的身份他怀疑过,最后却还是不了了之,对方有目的的接近他无所谓,也不愿设防,因为他不在乎,能真正让他愤怒的是那些藏在心里在乎的人。


 


 


雷文克劳夫特的日子单调冰冷到哈利觉得像是过去了几十年,他开始想当初到底是为什么拼了命想要去毕业典礼那见彼得帕克一面,游荡在外许久,用该有的归属感来解释适合,却不符合他的想法,瘫倒在病床上,望着有些发霉的天花板,哈利摸了摸脖子上那块绿斑,想起游学时那些荒唐的过往,想起在彼得帕克毕业典礼前的一个早晨,他躺在床上,身边是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屋子里尽是乌烟瘴气的味道,他拉开窗帘想要透气,却不想阳光正好,不禁回想起了故土,只是没过多久,淅淅沥沥的雨又下了起来。


 


 


 


“哈利,你会回来吗?”小彼得红着眼对哈利说道。


 


“当然,这里是我的家,而且这里还有你,我肯定会回来的!”哈利装作洒脱地拍了拍彼得的肩膀安慰道。


 


“那我等着你,你要早点回来啊,哈利!”


 


“放心!”哈利最后给了彼得一个拥抱,跳上去往机场的车,然后被父亲忽视,许久未归。


 


 


 


 


 


 


忽然那一刻哈利想起了他,掐指一算,这个家伙估计要高中毕业了,看了看学校的校历,立马订好机票,说回就回,不知道为什么,原来觉得无足轻重的那些过往,在现如今却变得那么让人爱不释手,他能想起两个人做的一切傻事,无忧无虑的犯傻,义无反顾的维护与陪伴像是他在博物馆见过的走马灯模式一幕幕旋转清晰呈现,那些珍贵到哈利总也放不开,于是被束缚,然而彼得帕克却早已向前看,化茧成蝶要和所爱的人共同飞向远方。


 


是命运女神给出刹那的执着,让他兴致勃勃想要重温过往,现在回想起来大概女神只是希望在看到那一切之后,认清自己心中的感情,放弃那些不可能的东西,毕竟命运使然,他没能走到第三位置点。


 


 


他意气风发幸福美好,是为她人;他饱受折磨,是自作自受。


 


 


哈利想过溯游回过往却被浪潮冲击至沙滩上搁浅,然后再也逃不出,即使心有芥蒂,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在潮水稍起打湿自己脚丫时妄想着再次乘势而游,只为他双眼浅浅的温柔。但是他现在才懂,那些少年往事似水流年终究被埋葬在昔日姹紫嫣红处,永不复往。


 


什么时候失去彼得帕克的,或许在儿时分别喊着会回来的那一刻失去的,或许是在毕业典礼上他走不到的那最后一个位置点时,或许是在他感受不到自己死亡的痛苦只是站在一旁无动于衷时,多到不知道从何说起,当格温追下钟楼时,他确确实实的失去了彼得帕克,但是这一次是他自愿放弃的,不怨不悔。


 


哈利最后闭上了双眼,解脱般的想到。


 


 


 


毕业典礼上彼得傻笑着下来后恍惚觉得面前的人有点熟悉,像是一个许久未见的故友,却还是怕认错与他擦肩而过,回头时发现对方早已走远,他神思恍惚忽然怎样都静不下心来。


 


 


几日后哈利奥斯本自己挚友真的回来了,他迫不及待地去找他,因为当初父亲出事的那一阶段是哈利陪他度过,现如今哈利应该也需要他的支持,虽然哈利一开始很冷淡,但最后还是拥抱回了他。


 


 


哈利需要他的血,可是他不能给,他不能让哈利变成那样的怪物。


 


 


有关电光人的事格温查出证据与哈利有关,彼得不相信,哈利虽然性子别扭了一点但是却不会干这样的事,彼得决定一直跟着哈利,发现那个老家伙门肯对哈利痛下杀手,幕后主使定然和他脱不了关系,他和格温顺藤摸瓜总归找到了门肯留下来的蛛丝马迹,整理成册,决定披露出来为哈利正名。


 


 


格温说有些累了想要去英国进修,他望着心爱的女孩,恍惚间觉得自己要失去依靠了。在同样的夕阳下,他为格温精心准备了桥上蛛网的告白,想起当初他也抱着哈利在这过,忽然间觉得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想到自己的好朋友莫名其妙,伴随着晚风将那些思绪吹散,过几天他就要和格温一同离开了,门肯那个老头也蹦跶不了多少天了,哈利是他最好的朋友,彼得又这样想到。


 


 


然后他失去了格温,哈利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那副模样,他的世界开始土崩瓦解。


 


他不知道他所受的折磨,他不知道他为他的心意。


 


随后他和哈利再无交集,他们两的人生轨迹被一切附加上的东西冲开,彼得开始振作起来,他为生活打算,开始在复联的帮下当超级英雄越来越得心应手,他开始成熟,按照自己的轨道运行,再也没有见过哈利。他渐渐老去,望着屋外更新换代的一切,听着窗外难得啁啾的鸟鸣,那些曾经属于少年的悸动记起却又放下,隔着面罩的那个让他一夜未眠的吻是属于那段从未明确感情唯一的留念。彼得坐在藤椅上抬头,天空看起来还是那样在一层薄云的掩罩下像是曾经那人美丽的瞳色。


The end


为什么选了一个最麻烦的报告主题...不管明天先去看蜘蛛侠...


谢谢看文小天使的食用,笔芯!

评论

热度(7)

  1. 铁塔坚果SORROW 转载了此文字
    写的真好